<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你是明珠,莫蒙尘 > 第五十七章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今天这场对抗赛打得分外激烈。

            考虑到明天就是感恩节,柯林斯安排的训练量并不大,也正是为此,他的队员才会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这场比赛上。

            莫蒙尘带?#30424;?#34917;和希尔、休斯顿领衔的主力对打。

            这样的对阵,通常情况下都是一边倒的屠杀,可是今天这场比赛却打得很是激烈。

            总共打21个球,目前莫蒙尘的白队拿到赛点,领先黑队1个球。

            希尔他们需要先进一球,再防住一球,然后再进一球才能赢下比赛。

            “莫,你们的防守根本拦不住我!”

            希尔放完话,好像为了证明自己一样,骤起的步伐,好似劈过天边的闪电和流星,洛尔连反应都反应不过来。

            杜克的魔鬼山越近篮下,暴扣得手。

            “好球~~~!”

            休斯顿握拳大叫道。

            “你刚才的防守太烂了,作为惩罚,最后一球你来投。”莫蒙尘对洛尔说。

            “最后一球?”

            洛尔?#35835;?#19979;。

            唐·瑞德道:“对啊,要是路易斯没进的话,我们还得防守。”

            “对我们来说,那就是最后一球。”西奥·拉特利夫知道莫蒙尘的意思。

            希尔已经打出了状态,凭他的进攻,只要他稍微自私一下,洛尔根本守不住他,而且这是最后一球,他一定会自己来,就像刚才那样,一步过人,终结比赛。

            听到莫蒙尘的话语,洛尔不断地咽口水,原本他只是把比赛当成普通的对抗赛,而今,他们有机会击败由三个主力领衔的黑队。

            洛尔今天是白队进攻端表现的最好的球员,他接了莫蒙尘的四次助攻,还有几次是自己单打拿下的分数。

            他包办了全队?#35805;?#30340;分数,让柯林斯都眼前一亮。

            现在,终结比赛的重任落到了他的身上。

            洛尔不断地呼吸吐息,他要冷静,他要沉着,他要准备好,他知道莫蒙尘一定会给他创造出最好的机会。

            弧顶持球的莫蒙尘突然举起手。

            林奇·亨特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莫蒙尘打出战术手势的时候,通常意味着黑队的防守要崩溃了。

            教练组就在场边看着,几秒后,柯林斯在内的几个人都张开了嘴。

            “这不是我们的战术!”

            柯林斯不记得他有制定过这样的战术,他也?#28216;?#35265;过这样的战术。

            唐·瑞德和马克·韦斯特跑了个X的线路,他们两人切开了黑队的防守脉络,莫蒙尘则在此时突然突破。

            亨特并不知道身后的情况,莫蒙尘进行?#26032;?#31361;破,没有人前来协防,眼看防线就要被打破,希尔回追上去。

            “没那么容易,莫!”

            希尔大叫着。

            莫蒙尘将球托起,轻轻一跃,身后的希尔却像狂暴巨兽一样,他比莫蒙尘更快更高更有爆发力。

            只要莫蒙尘?#39029;?#25163;,一记血帽是免不了的。

            “什么?”

            希尔瞪眼。

            本该顺势放向篮筐的球,却在莫蒙尘的驱使下,慢慢地转到身后。

            手指松开,皮球向后飞去。

            后插而上的洛尔刚好接住球,暴起灌篮。

            “白队赢了!”

            “你怎么看到的?”希尔叫道,“不对,你根本不该看到他!”

            莫蒙尘擦了把汗,道:“不相信队友的控?#28291;?#19981;是好的控卫。”

            “你赢了。”希尔肉痛地走到场边,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件极其珍贵的92版本杜克蓝魔队主场球衣。

            那是他的球衣,现在他要在上面签名,然后转赠给莫蒙尘。

            “好好保管啊,这个版本的球衣现在有价无市了!”

            这是希尔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个赌。

            “不是我要的。”莫蒙尘道。

            是以法莲的弟弟阿德里安要的——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莫蒙尘今早出门前问阿德里安想要什么感恩节礼物,他说他想要希尔的签名球衣。

            没错,他并没有指定要希尔的什么球衣,只是莫蒙尘觉得?#23648;?#29289;,尤其是球衣这种东西,得送有收藏价值的,他刚好知道希尔很宝贝一件大学时期的球衣,于是就在比赛开始之前跟对方打了个赌。

            赌注是希尔的球衣和莫蒙尘这个月的薪水。

            希尔以为他们必胜,于是就为了莫蒙尘这点微薄的薪水,赌上了自己极其珍视的珍藏版杜克球衣。

            “不是你要的?那你还给我可以吗?我可以给你其他的球衣啊!”希尔不舍地说。

            莫蒙尘蛮横地?#25318;?#29699;衣:“愿赌服输,格兰特。”

            “可恶!再见了,我心爱的圣衣!”希尔垂泪道。

            ?#23433;?#24525;啊,真残忍。”休斯顿道。

            瑞德问道:“有多残忍?”

            杜马斯笑道:“就像迈克尔·乔丹随时随地都会在外裤里穿一件北卡短裤一样,那件球衣对格兰特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什么意义呢?”

            “他第一次带领杜克夺冠的时候,穿的就是那件球衣。”

            “哦,是这样...”

            路易斯·M·洛尔正沉浸在绝杀的喜悦之中,就像希尔说的那样,他的跟进是没有任何预见的。

            起先,莫蒙尘没有和他打招呼,他只是顺着本能追上去,他也不知道前者会不会传球。

            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

            教练组这边,他们也在窃窃私语着。

            “刚才那个战术,绝对不是我们球队的战术。”

            “对,我们?#29992;?#32451;过这个战术。”

            “难道是莫自己的战术?”

            “他能有什么战术?也许是华盛顿大学的战术?”

            “我可不相信华盛顿大学能制定出这么漂亮的战术。”

            柯林斯不想在这里讨论战术的来源,使出这个战术的正主就站在那,直?#28216;?#20182;不就得了?

            “莫,你来一下。”柯林斯笑道。

            莫蒙尘手里抓着希尔的圣衣,来到柯林斯的面前:“教练,有事吗?”

            “莫,你们刚才赢得很漂亮,最后的那个传球连我都没想到。”柯林斯说。

            “只是信任而已,我相信路易斯。”莫蒙尘说。

            柯林斯笑说:“?#27604;唬?#20805;分信任队友也是你们能够获胜的原因,但,真正创造出这个机会的,是唐和西奥进行的X交叉掩护,我们?#29992;?#25171;过这样的战术,莫,这是怎么回事?”

            那个吗?

            莫蒙尘总算知道柯林斯找他谈话的目的了。

            这要从头说起,当莫蒙尘穿越过来,了解自己的状况,并且决定打篮球的时候,他就知道,即使拥有系?#24120;?#20182;也不见得能像其他的穿越者一样?#25345;?#19968;切,他的伤病史摆在那,不得不重视。

            后?#27492;?#20063;确认了这点,即使有系?#24120;?#25552;升实力也是个悠长缓慢的过程,他需要慢慢来,在他彻底强大之前,他需要让球队保持竞争力。

            实力不够战术凑,他开始疯狂地阅读与战术有关的文?#20303;?br />
            各大NCAA名帅的著作,还?#34892;?#21313;年、二十年前的比赛录像。

            即使是五十年代的黑白录像,也能看到一些有趣,放到现在依然适用的战术。

            今天打出来的这个战术,他只和唐·瑞德、拉特利夫、洛尔这几位同级生一起练过,?#28216;?#22312;实战中使用。

            莫蒙尘给这条战术命名为手术刀。

            “我前几天在观看80年代UCLA比赛录像的时候看见过这个战术,觉得有趣,所以今晚试了一下,幸好成功了。”

            莫蒙尘不想招摇,也不想让柯林斯产生“和他比我就是个?#34900;鎩?#30340;想法。

            柯林斯虽?#24187;?#20160;么战术,但也算是他的伯乐,至少在未来三年内,他们都需要和睦相处。

            “原来如此,看来我也得看一些录像了,我们永远都要进步,尤其是技战术素养,这东西不进则退。”柯林斯尴尬地说着。

            这件事算是过去了。

            莫蒙尘抓着希尔的圣衣,开?#20960;?#20182;的队友分发感恩节的礼物。

            有一点他很奇怪,为什么别人的礼物都很小,而他的礼物却很大?

            别人送给他的礼物都是很大?#35805;?#32780;且分量还不轻。

            “这叫我怎么拿回去?”莫蒙尘一脸黑线。

            为了把这些礼物袋回公寓,莫蒙尘特意请了几个人来帮忙,回?#20063;?#24320;后才发现,这他妈全都是厨房用具。

            好?#19968;錚?#24863;恩节一过,他厨房里的东西全都可以翻新了。

            “这帮蠢货!”莫蒙尘盯着那些旧厨具,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叮咚。”

            “叮咚。”

            莫蒙尘前去开门,按门铃的人是阿德里安。

            “莫医生,你快来,我姐姐把厨房给炸了!”

            阿德里安把莫蒙尘拽到了他的家里,然后看见了有史以来最狼狈的以法莲。

            厨房充斥着有毒气体和火鸡肉?#25112;?#30340;味道,一些品相极差的面包和土豆泥,再加上根本看不出是南瓜派还是西瓜派的冬瓜派...

            “你这是...”

            换?#26432;?#20154;这么糟蹋厨房,莫蒙尘能把她嘲讽到从楼上跳下去。

            而现在,他只想笑。

            “...我...”以法莲不好意思地笑了。

            “今晚只有你们两个人吗?”莫蒙尘问道。

            “对,可?#19968;?#26159;搞砸了。”以法莲说。

            莫蒙尘挠了挠?#32602;?#35828;:“刚好,我只有一个人,不如我们这三个落单的可怜虫今晚一起吃顿饭?”

            “可是...我这里已经被?#19968;?#25481;了...”

            莫蒙尘笑道:“我家的厨房一应俱全,而且,我?#34892;?#26087;厨具刚还要换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需要我做什么吗?”

            “我需要你洗把?#22330;!?br />
            最近看到很多熟悉的ID给我投?#20445;?#35874;谢大家的支持。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