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推掉那座塔 > 第301章 奇怪的情报
            “奎雷克大人……这……”

            在看到奎雷克那严峻的表情之后,杜索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他的心脏砰砰地跳,虽然他对奎雷克绝对?#39029;希?#20063;代替奎雷克做过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

            但是送信给白熊镇这件事情,还是让他觉得心惊胆战。

            现在白熊镇和牡蛎城早就演化成了死敌的关系,这个时候给白熊镇通风报信,根本就是叛徒的行为。

            一旦被发现了,不是个人生死的问题,而是整个家族都跟着一起遭殃。

            “这是牡蛎城战船队袭击白熊镇沿海的计划大纲。”

            奎雷克没有对杜索隐瞒,这个?#19968;?#30340;及其背后家族的身家性命全部捏在自己的手中,他根本不敢背叛自己。再加上杜索曾经为自己解决过很多棘手且无法见光的事情,和自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所以根本不用刻意隐瞒。

            “想办法将它交到白熊镇高层的手中,最好是让那位白熊镇的维利男爵,亲眼见到它。”

            奎雷克冷声说道。

            “奎雷克大人……”

            杜索冷汗涔涔,一向对奎雷克言听计从的他,第一次尝试着改变奎雷克的想法:“这个是……背叛整个牡蛎?#21069; ?#33509;?#21069;?#29066;镇得到了这份情报,那么出击的战船队,恐怕会大败而归啊……”

            “大败而归?”

            奎雷克冷笑一声:“何止是大败而归,最好全军覆没。”

            杜索一个哆嗦,顿时不敢噤声。

            奎雷克看了杜索一眼,知道这?#19968;?#24515;里已经怕到了极点。

            不过奎雷克也理解,杜索这?#19968;?#24179;时做的坏事也仅仅局限在牡蛎城中,现在这番举动,是和整个牡蛎城站在对立面,引发心头的恐慌也很正常。

            “放心,只要你处理好细节,这件事情不会暴露的。”

            奎雷克对着杜索宽心道:“虽然这个计划大纲目前只有我、父亲以及奎布尔那?#19968;?#30693;晓,但是今晚召集军事会议的时候,会有十多人同时接触到这个消息,所以即使日后排查起来,也不会有人怀疑到我们的身上。毕竟我可是牡蛎城的继承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

            奎雷克说的也倒是真实。

            虽然巴比拉子爵知道奎雷克和奎布尔之间的明争暗斗,但是却?#27704;?#27809;有怀疑过两人对自己的?#39029;稀?br />
            这既是对奎雷克以往安分行为的认可,也是来?#22253;?#27604;拉子爵心头的自信。一个掌舵了牡蛎城几十年的强权者,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会背叛牡蛎城。

            “可是……”

            杜索的?#25104;?#34429;然略有?#27721;停?#20294;是依然难看。

            “没有什么可是。”

            见杜索依然这般犹豫,奎雷克的声音直接转冷:“这是你必须执行的命令,你只需要让这个消息,传递到白熊镇的高层手中就足够了。”

            被奎雷克这么猛然训斥,杜索浑身一个寒颤。

            他抬起头,看到奎雷克那带着野心的眼睛。

            “杜索,这没什么可犹豫了,如果做成了这件事情,你就是牡蛎城的功臣!”

            奎雷克突然站起身来,走到杜索的身边,他拍了拍杜索的肩膀,压低了自己的身影:“我只是想让奎布尔那个?#19968;錚?#24443;底地葬身海底!只要他死了,就没有人再威胁我的地位,牡蛎城也不会陷入内讧的局面,这对于牡蛎城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吗?#20811;?#27515;了,牡蛎城就拧成了一股绳,即使亏暂时遭受一些损失,但是在日后,一定会弥?#22815;?#26469;的。”

            “所以,放心大胆地去做吧。”

            奎雷克突然咧嘴一笑,笑容无比阴翳。

            “我知道了,奎雷克大人。”

            杜索见此,知道奎雷克的心意是无法被改变了,所以艰难地应了下来。

            “去做吧,动作越快越好,这样白熊镇的准备时间会更加的充足。”奎雷克转过身去,双手背在身后,“对了,做完之后,立即向?#19968;?#25253;。”

            “知道了,奎雷克大人。”

            杜索低下头颅,对着奎雷克恭敬地说道。

            话毕,杜索离开了房间,眼中是决然和畏惧交杂的复杂神色。

            ……

            白熊镇。

            维利刚刚在庄园的空地上完成上午的修?#21834;?br />
            高级大骑士的禁锢,一时间还是无法被突破。

            维利琢磨了一下,若是这么按部就班地修习下去,可能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才能从中级大骑士晋升到高级大骑士。

            这可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

            “维利。”

            维利正要冲洗一下,然后进行公务的审批,却突然间索普斯一脸严肃地回到庄园,步履匆匆地向自己走来。

            维利可不认为索普斯会在公务时间回家休息,看索普斯的状态,就知道他?#24544;?#27719;报什么紧急情报。

            “怎么,发生了什么?”

            维利接过女侍者递来的毛巾,将脸上的汗水擦了干净。

            “去你的书房说。”

            索普斯的语气?#34892;?#28966;急。

            维利见此,也不犹豫,点?#35828;?#22836;,和索普斯一同返回了书房。

            “你看这个。”

            刚刚走到书房,索普斯?#24466;?#19968;张折叠整齐的信纸交给了维利。

            维利接了过来,打开后浏览了一遍。

            “这是……”

            浏览完那信纸上的内容时,维利眼中浮现出一抹不解的神色:“这似乎是牡蛎城即将对我?#21069;?#29066;镇进行海上出击的战船?#26377;?#24687;……”

            维利心头满是疑惑。

            虽然海精灵之前早就观测到了牡蛎城可能出动海上力量的痕迹,但是这么详细的信息,肯定不是海精灵们能够获得的。

            “这是从哪里得到的?”

            维利看向索普斯问道。

            “白熊镇在牡蛎城的情报人员带回来的。”

            说到这个的时候,索普斯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怪异:“不过,他得到这封信的经过,听起?#20174;行?#33618;谬……”

            “具体是什么回事?”

            见索普斯这般姿态,维利的心头也是浮现出一抹好奇。

            “据那情报人员所说,他在牡蛎城潜伏到一个月的时候,因为一个疏忽,露出了马脚,然后被牡蛎城的卫兵捉到了监狱里面。”

            索普斯说道:“这一点没什么问题,关于这名情报人员,我们之前确实和他断了联系,按照其他潜伏的情报人员提供的消息,他确实是被抓进了牡蛎城的监狱。”

            “那他是怎么得到这封?#20598;?#30340;?”

            维利眉头一挑,这?#20598;?#20013;的内容,可是非常重要的军情。

            “这就是我最不理解的地方。”

            索普斯看了维利一眼,说道:“据他所说,在被抓紧牡蛎城的监狱之后,他受到了非人般的拷问,不过他没有吐露出来任何消息。”

            维利一边听着,一边点头。

            事实上,被派遣到牡蛎城的情报人员,本身也不可能接受到白熊镇的核心机密。

            ?#26263;?#29281;蛎城的卫兵们在看到没法从他口中获得一丝消息后,便将他重新扔回了牢笼里面,准备择日处决。就在这情报人员都觉得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很神秘的人物,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让他逃过了死亡,并且将他?#27704;?#31548;里拯救了出来。”

            “那人将自己密封的很严实,不但没?#26032;?#20986;脸面,也没有表现出代表他身份的任何信息。他只是将委托我们的情报人员,快快返回白熊镇,将这封信带回来。”

            索普斯抿了抿嘴:“就是这封记载着牡蛎城战船队情报的?#20598;!?br />
            维利听完索普斯的叙述后,没有立即回应。

            他?#31181;?#26032;看了一眼?#20598;?#30340;内容,然后起身在房间内踱步,做出思索的神色。

            “能确保他说的都是真实的吗?”

            良久,维利站定脚步,对着索普斯问道。

            “可以确定,亲兵署的特殊机构,已经对他的话进行了鉴定,真实无疑。”

            索普斯对着维利回应道。

            白熊镇自然也有自己的特务机构,对于类似事件,也有丰富娴熟的处理经验。

            既然他们说此人没问题,那么他说的话,大?#24597;?#23601;是真的。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财炮连连试玩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牛材网 1977年属蛇水瓶座幸运数字 亚眠对阵里昂 水晶宫自助餐厅 沉默的武士电子 黑龙江体彩app下载 现金牛牛 深蓝海域投注 ati 显卡 莱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