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推掉那座塔 > 第145章 流浪诗人
            “罪名?”

            米布一愣,明显没有想到维利会反过来纠缠这个问题。

            “我可是?#24187;?#25991;学家,如果维利男爵坚持对我这般无礼的话,我只能离开白熊镇了。之后?#19968;?#23558;你的粗鲁与白熊镇的落魄全部写在书中,让其他贵族们全部看到你丑陋的姿态!”

            米布说的义正言辞,语气中含着不加掩饰的威胁:“你也别想着威胁我的人身安全,我在金花城可是有着丰厚的人脉,柯尔克子爵都是我的好朋友。”

            他很清楚,这些贵族们最关注的就是名声这么虚无的东西。

            维利见此,大声一笑,他还没想到这个米布的逻辑竟然这么缜密,怕自己一怒之下把他灭口,还说自己认识柯尔克子爵。

            若是别的贵族被这么威胁一下,说不定还真会顾忌一下,不过放在维利这里,一切都是被洞穿的谎言罢了。

            “好了,我实在是没?#34892;那?#38506;你浪费时间了。”

            原本维利以为这个招摇撞骗的?#19968;?#36824;有一些特殊的才能,毕竟欺骗男爵的勇气,不是每个人都有的。只不过,如今看来,米布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来人,把这个?#19968;?#25302;入监狱,让他好好审视一下自身的过错!”

            维利直接对着偏厅外招呼一声。

            紧接着,两名魁梧?#37027;?#20853;大踏步走了进来,对着米布就要实行抓捕。

            “我……”

            米布看到维利的这幅姿态,顿?#26412;?#33945;了。

            他原以为维利男爵出身农家,见识短浅,成为贵族后为了装衬自己的身份,应?#27809;?#27627;不犹豫地接纳?#24187;?#25991;学家才对。哪怕最后被拆穿了也无所谓,他们也不会承认自己的眼光出错。

            这一套理论,在那些?#25758;?#20986;身的新晋贵族身上都奏效,怎么在他的身上失灵了呢?

            不过米?#23478;?#32463;不敢在多想了,看维利男爵这幅果决的样子,怕是自己要吃苦头了,甚至小命保不保?#31859;?#37117;一定。

            他不再犹豫,而是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大哭:“维利男爵,请原谅我的谎言,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维利冷笑一声,并不吃这一套。

            亲兵们见此,一人抓住米布的一条胳膊,拖着他向外走去。

            “原谅我吧维利男爵,我只是?#24187;?#27969;浪诗人,万般无奈来欺骗您,真的是?#19968;?#19981;下去了啊……”

            米布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嗯?流浪诗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维利突?#35805;?#20102;摆手:“等一下,先放开他。”

            两名亲兵得令,将米布放了开。

            “你是?#24187;?#27969;浪诗人?”

            维利对于这个身份,确实比较?#34892;?#36259;。

            流浪诗人区别于流民,因为他们本身具有一定的学识,所以在流浪的过程中,勉强都能混的下去。

            一些比较有名的流浪诗人,甚至还会被贵族们接待。

            像是米布这样的?#19968;錚?#23601;是骗吃骗喝的,肯定不会是名气很大的流浪诗人。维利之所以?#34892;?#36259;,则是因为流浪诗人的经历。

            一般来说,流浪诗人沿途一生,会经历很多地方,他们熟知很多地方的现状?#22836;?#20439;,了解很多故事和传说,是属于一种类似于百事通的职业。

            维利出身农家,并且是小贵族领地,所以对于外面的世界,一直了解的不多,这也算是维利的一个遗憾。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深知睁眼看世界的重要性。

            “是的,我是?#24187;?#27969;浪诗人。”

            米?#25216;?#21040;维利意动,知道这是自己唯一讨好维利的机会。

            “你去过?#30007;?#22320;方?”

            维利问道,若是米布敢胡乱捏造自己的经历,维利就会直接送他去吃牢饭。

            米布闻言,连忙说道:“?#39029;?#29983;于兰顿公国最东边的威约克行省下的一个小镇子内,在我十五岁的时候,我励志成为?#24187;?#20255;大的流浪诗人。为此,我从威约克行省出发,一路西行,到了瓦比拉行省。”

            “之后我遇到了一个跨国商队,和他们结伴而行,我借此游历了索伦公国以及半个瓦塔公国。直到两年多前,我在瓦塔公国游历的时候,意识到了两国之间逐渐恶劣的关系,所以我心生警觉,觉得战争有可能爆发,所以就提前返回了兰顿公国。”

            “紧接着我就继续游历我没有游历过的达威布尔行省,经过两年的时间,?#19968;?#26412;走遍了达威布尔行省的各个角落,白熊镇算是我的最后一站。此时我的年纪已经很大,所以游历之心也淡了很多。看着白熊镇的风景宜人,我就想在这里定居。”

            “为了?#31859;?#24049;生活的更好一些,我决定使用一些原来使用过的手段欺骗您这个年轻领主,但是没想到被智慧的您戳穿了。请您原谅我这个年事已高的老人,我真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向您?#29616;?#24471;到道歉,希望您能原谅我。”

            明明还也就四十岁的样子,但是米布却把自己说的像是一个风烛?#24515;?#30340;可怜老人。

            他声泪俱下,希望能够得到维利的原谅。

            “嗯……”

            听完米布的这一大长串的解释,维利十分意动。

            这次他很确定,米布说的都是实话。

            一个云游了三个国家的流浪诗人,对于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必定了解的十分透彻。

            若是一开始米布就这样介绍自己,维利肯定?#19981;?#32473;他足够的尊敬。别人看不起流浪诗人,但是维利却十?#25370;粗兀?#36825;种人,说不定会在被某些关键时刻发挥大?#20040;Α?br />
            反倒是米布自己自作聪明,害?#31859;?#24049;陷入这般尴尬的局面。

            “男爵大人,请您放过我吧,我保证再也不再踏入白熊镇半步。”

            米布哀求道。

            维利见此,微微一笑,他摇了摇头:“你还是?#20384;?#23454;实地呆在这里吧。”

            米布闻言,顿时心如死灰,铁石心肠的维利男爵,大?#24597;?#20250;将他饿死在监狱里面了。

            想到自己流浪一生,竟然落了这么个局面,可怜的米布顿时被泪流满面。

            “?#25954;?#22312;白熊镇任职吗?”

            维利反问一句。

            “任……任职!?”

            米布一愣。

            人生的大悲大喜似乎切换的也太快了!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澳客 奇兵电竞比分下载 莱斯特城本赛季全部赛程 排列三排列五的号码预测 旋转之王电子游艺 网上真钱娱乐捕鱼平台 板球明星电子游艺 三国全面战争steam下载 太阳vs火箭视频直播 大红帽与小野狼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