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原梦神探 > 第二章 自我的森林(2)
            银海湾位于与鹏城隔海相望的海珠市东北部,是个群山环抱的海湾,沙滩是细密洁净的银白色,海水?#36947;?#28165;?#28023;?#23736;边数十米宽的棕榈树林遮蔽着下方随着海岸往前延伸的木质栈道。从这个海滨休闲带往山边走上几百米,便是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住宅楼和别墅,银海湾风光秀丽,空气清爽,又非常的安静,是海珠市的高档小区。

            在距离海边最远的一栋高楼顶层的露台上,一个胡?#27704;?#30900;、没精打采的年青人“瘫躺”在帆布椅子上,大而无神的眼睛木然的眺望着海湾内翻滚的浪涛。紧挨着他的左侧坐着的夏七七,双手紧紧的抓住男子的小臂,用力摇晃着,嘴里不停的柔声哀求,“表——哥,你看看,人家好不容易请来的专家,你就让他看看嘛,好不好嘛?舅舅都、都那样了,你要还这样,舅妈在那边知道,不知道得多怎样!”

            罗杰和谷雨并排斜坐在对面,静静的打量着这个被极度的痛苦、自责和愧疚折磨的男人。

            “七七,我没什么事的,就是心里还有点堵的慌,过段时间就好了。”王建听表妹已经拖着哭腔,这才把头慢吞吞的回转,轻轻拍拍女孩的胳膊,柔声安慰道:“别哭啊,事情都过去了,哥明白着呢。”

            “不行,人家就要你跟杰哥聊聊。”

            罗杰轻轻?#20154;?#19968;下,见王建看过来,立刻抓住时机进言:“建哥,我们是七七很好的朋友,?#30475;?#26159;想帮忙的,另外呢,我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医生,只是个爱好解析梦境的弗洛伊德信徒,所以,你不用担心,也不要有抵触。其?#25285;?#35299;析梦境的主要目的不是说要缓解你内心的痛苦,而是通过解析的过程,让你更加清晰的回忆过去,无论是你想遗忘还是至死不愿忘记的,过后都会历历在目。或许,你还能发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说,意外到底是怎样发生的!”

            “真的吗?”夏七七看着罗杰,然后马上又转头望着王建:“那,那表哥你就不用再自责了。”

            罗杰点点头,又摇摇头,“七七,我是的是或许,不敢保证的。”

            谷雨马上接过话头,“七七,昨天阿杰提醒过你哦,不许耍赖啊。”

            王建似乎被这三位赶?#25351;?#19981;走的不速之?#22836;?#24597;了,轻轻叹了口气,点点头,“好吧,我让你们治,总行了吧?”

            “好哎,好哎。”

            夏七七连忙向罗杰使眼色,让他趁热打铁,马上开工。

            罗杰?#37027;?#25171;开口袋里的?#23478;?#31508;,然后身体慢慢前倾,尽量用平缓的语调说道:“建哥,我们从你经常做的噩梦开始,怎么样?”

            王建低头思索了好一会,最?#26632;?#26159;缓缓点头,稍事回想之后,开始讲述自己的梦境。

            “清晨,我从酣睡中自然醒来,看到慈窈和多多跟往常一样还在酣睡中,这时,我看到窗外已经变得很亮了,知道上班的时间到了,接着,我就出现在自己的?#36947;錚?#34892;驶在马路上。”

            “雨下得很大,雨刷的速度已经打到了最快,可挡风玻璃上还是一片模糊,雨点打在车身的声音清晰异常,一阵紧似一阵,让人感到害怕,我?#31508;?#22909;像在想:现在不是冬天吗?不应该是旱季吗?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雨呢?”

            “?#36335;?#26159;为了回应我的疑问,车上的收音机播放起了天气预报,在接下来的每天内,都将是雨,雨,雨。天气是不是反常的有点过分?难道所谓的世界末日快到了吗?尽管心里想着稀奇古怪的问题,我还是猛踩油门,在空旷的街道上一路疾驰,跟往常一样,提前赶到办公室,以避开拥堵?#29616;?#23544;步难行的早高峰。”

            “很快的,我如愿以偿的第一个把车开进停车场,独自走进电梯,上到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掏出钥匙打开门锁,推开房门。毫不意外,我又是第一个,放下包,我在咖啡机上给自己磨了杯咖啡,然后端着杯子走到阳台上,俯瞰宁静的校园,这时,我开?#20960;?#21040;?#34892;?#24322;样了——校园的林荫小径和田径场的跑道上空无一人,没有一个人在散步、做运动,另外,这里?#35895;幻?#26377;任何的雨迹,天空是一片亮白的颜色,完全不是黎明特有的红色。”

            “我慌忙跑到办公桌前,拿起手机拨打慈窈的电话,可是我却连手机的拨号音都听不到,好像拿的不是手机,而?#24378;?#30742;头,手机?#32842;?#36319;外面的天空一样,也是亮白的颜色。我放下手机拿起电话机来拨号,同样没有听到任何声响和回应。”

            “我习惯性的抬头看了看对面墙上的挂钟,上班的时间已经到了,非但清洁工没有到,甚至连那几个跟我一样习惯早到的同事也都一个没出现,这时,我感到了恐慌,急忙往外跑,开?#24213;急?#22238;?#25671;!?br />
            “跟我来时一模一样,街道、马路、公园全都空无一人,路灯和红绿灯、店铺的?#20449;啤?#38675;虹灯广告等等,静静的亮着,?#36335;?#25972;个人类完全消失了,只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丢下。”

            “汽车在道路上疾驰而过,目力所及的?#27573;?#20869;依然是人迹全无,车的前方、后方,乃至对面车道,也没有一?#22659;?#20986;现,我慢慢开始相信自己被遗弃了,但还存有一丝幻想,对家的幻想,促使我?#24310;?#38376;踩到?#20303;!?br />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路变成了赛车的跑道,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弧形的隧道,隧道是一圈圈链接而成,跟节肢类动物的外骨骼一样。没过多久,前方不远处出现一辆粉红色的敞篷超跑,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脑袋,我心里莫名的?#38706;?#19968;下,迫切的想追上去看看,可是不论我怎样努力,两车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不变,让我焦急万分。突然,眼前一亮,超跑腾空而起,冲破了隧道的束缚,进入一片亮白之中,我下意识的闭上双眼。”

            “然而,预料中的落地和碰撞没有发生,重新睁开眼睛之后,我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奇特的山谷中间:四周是红褐色的?#22478;穡?#25968;百米高,连绵起伏延伸到视线的尽头,在我的脚下,沙漠继续向前推进了百余米,止步于一片纯白的土地前,那里是一片枯树林,稀疏的矗立着二三十棵干枯、丑陋,黑白相间的树木。”

            “我迈步前行,进入枯树林,诡异的是,那些枯树残缺的枝条同步扭曲着,伸展着,再从缝隙中钻出一条条翠绿色的嫩芽,以肉眼清晰可辨的速度生长着。每个枝丫的末端全都挂着‘吊死鬼’的囊,在我的脚步踏上白色土地的?#24067;洌?#36825;些囊?#24067;?#28040;失,将里面的物体呈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具具赤裸的尸体,同一个人的,从腹中的胎儿到青年,覆盖了每个年龄段,跟真人相比,只是在屁股后面多了条长长的尾?#20572;?#32819;朵比较长而已。那个?#24067;洌?#25105;心地泛起一股苦涩的味道,虽然尸体的面孔模糊不清,可我清楚的知道,那全都是我。”

            “脚下刮起一阵旋风,将我的身体托起,迅速的卷进风眼里,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旋风是个阔口的漏斗,在高速的移动中扭曲变形,一会儿拉长,一会儿缩短,但漏斗的形状始终没有改变。过了一会,我开始慢慢的下沉,眼前不断的?#34892;?#35768;多多的面孔掠过,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但速度如此之快,面孔如此之多,在我在还没有分辨清楚之前,就已经升上去了,而我,则在继续沉沦下去,俯身向下,脚下已是黑漆漆的无底深渊,奇怪的是,我?#35895;幻?#26377;感到一丝一毫的害怕。”

            “突然,一个天使,或者说一个鸟人,?#26377;?#39118;外圈横掠而出,将我拦腰抱住,带着我扶摇直上,冲出了旋?#26657;?#34429;然看不到他的?#26216;祝?#21364;意外的有?#36136;?#24713;而又陌生,亲切?#20174;?#21388;恶的感觉,遗憾的是,我醒了。”

            罗杰停住手中的笔,低声问道:“建哥,你刚?#25112;?#36848;的梦?#24120;?#26159;一个孤立的梦,还是反复出现多次?”

            长时间的讲述似乎掏空了王建的精力,他闭上眼休息了半分钟左右,又喝了两口表妹递到唇边的水,才慢吞吞的回答道:“是反复出现的,里面的场景大同小异,但主干部分很少发生变化:人消失了,旋风把我带走,我被拯救。刚?#25112;?#30340;是昨天晚上才做的,哈哈,现在要么是睡不着,要么就是做噩梦,睡眠对我来说,不是休息,而是折磨,所以我宁愿维持现状的这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罗杰停顿几秒钟,继续发问:“梦境中开车上班,道路两旁有没有特别的事物出现?”

            “没有,我眼里只?#26032;罰?#27809;有其他的。”

            “你发觉情况有异开车回家的路上,是在哪个特别的点上变成赛车道的?这部分有没有的印象?”

            王建眯缝着双眼,想了好一会,“好像头顶上过了一条黑线之后就变了。”

            “枯树林里挂的尸体,是头上脚下,还是正常的?”

            “是倒挂的。”王建颇感意外,眼神随即清澈了不少,“罗先生看起来确实是专业人士。”

            夏七七急忙把话接过去,“那当然啊,人家杰哥在鹏城很有名的,有的人排了几个?#38706;?#37117;约不到呢!”

            罗杰摇摇头,“哪里哪里,混碗饭?#36828;?#24050;。”

            夏七七见王建的精神稍稍振作一些,急忙?#37027;?#21521;罗杰眨巴眼睛,示意他尽快提问,后者会意,“建哥,你说带走你的旋风外?#25302;?#20010;漏斗,那它的结构是单筒望远?#30340;?#31181;拉伸折叠的结构,还是完全平滑的实验室漏斗那样的?”

            “单筒望远镜。”

            “这样的话,你能否记得起落到了第几截才被带出来的?”

            “不记得了,应该好像?#24378;?#35201;到漏斗底部了。”

            罗杰在笔记本上打个问号,点点头,“建哥,梦境的开头是在大雨中,似乎是我们南方的雨季,而不是现在,是不是说,噩梦是从雨季开始的。”

            这个问题让王建的眼神?#24067;?#40687;淡下去,轻声说道:“那件事就是在雨季发生的。”

            罗杰咬了咬嘴唇,最?#26632;?#26159;把最后的问题说了出来,“建哥,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家里有养宠物吗?老鼠、?#31859;?#20043;类的。”

            “没有,慈窈特别害怕小动物。”

            夏七七听罗杰说是最后一个问题,顿时如释重?#28023;?#35874;谢表哥配合,你累了吧,我扶你到房间休息吧。”

            王建摇摇头,“就让我继续在这躺着吧,没事的,保姆会?#23637;?#25105;的。”

            罗杰看情况已经基本掌握了,而对方又明显的精力不济,点点头,跟谷雨起身告辞。

            王建看着夏七七,还没等出声,后者已经抢先说道:“表哥,我替你送送他们,等下再回来陪你。”

            “不用了,你还有工作要忙,放心吧,表哥不会有事的。”

            谷雨连忙说道:“七七,不用?#20572;?#25105;们自己开车回去就行了,你们兄妹好久不见了,应该好好聊聊的。”

            夏七七?#21576;?#35828;道:?#23736;?#20102;,表哥,我送阿雨杰哥下去,等下再来陪你。嘻嘻,不看着你吃几顿饭,人家才不会放心呢。”

            不等王建出声,夏七七?#25512;?#36523;给谷雨使了个眼色,当先朝门口走去,后者跟罗杰冲王建拜拜手,迈步跟上。

            电梯间里,罗杰回身看了下已经关上的房门,扭头冲着夏七七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还?#34892;?#38382;题需要请你帮忙,要不,咱们到楼下?#21069;?#20811;喝杯咖啡吧?”

            夏七七为难的望着谷雨,“有这个必要吗?人家想在表哥身边多待一会的……”

            谷雨见罗杰?#20302;?#21521;自己用力的点头,便非常男人的揽住夏七七的香肩,“七七,千里之行?#21152;?#36275;下,不把基础打好,怎么培育可靠的感情呢?你请咱们过来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罗杰附和道:“以他目前的精神状态,对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投入过多的感情,因为他陷在自我的纠缠里出不来。”

            夏七七咬咬牙,“好吧,咱们先聊聊吧,不过,最多只给你?#21069;?#20010;小时。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