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医路风云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别有深意
        释王府楚天羽也不算第一次来,不过那上一次来也没进来,就是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顺*了程紫衣而已,这次到是头一次进到释王府里。

        释王作为神王的亲弟弟,身份自然是不凡的,这么一来他住的地方自然修?#22969;?#36718;美奂,?#36335;?#37027;仙境一般,也不知道这释王是闷骚,还是当初设置这释王府的时候建造的人有意为之,总之这释王府中嫌仙气袅袅,尤其是地上,有一层白色的烟雾缭绕,让人看不清楚脚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看到这一幕楚天羽很恶意的想,这释王府脚下的路都看不清,是不是释王这老王?#35828;?#22312;地上装了不少?#24213;櫻?#22909;偷看丫鬟的裙底啊。

        要是让释王知道楚天羽这小王?#35828;?#24515;里的想法,估计非得大耳刮子抽他不可,自己堂堂神王的亲弟弟,神族的释王,想要什么样子的女人没有,犯得着干这下三滥的手段吗?

        但?#19978;?#30340;是释王并不知道楚天羽心里这十分混账还恶意的想法,此时正在待客厅?#20154;?#20170;天释王也没请什么人,就是他外加程紫衣还有楚天羽三个人了,这是一场家宴,这可就有些奇怪了,释王跟楚天羽可不是什么好友,反而倆人之间还因为程紫衣有不少的过节,当初释王得知自己宝贝女儿接二连三的被楚天羽这小王?#35828;?#25250;的时,可是砸了酒杯发誓要弄死楚天羽这个小王?#35828;埃?#20294;谁想今天却主动请他,参加的还是家宴,这可十分耐人寻味啊。

        楚天羽到不怕释王砍了他的脑袋,不管怎么说他刚为神族立下大功,并且神王也赦免了他以前的罪责,这时候释王弄死他,这不是打神王的脸吗?这不是让神王在一干子民面前下不来台吗?所以楚天羽相信释王不会这么干的,除非他是?#24213;櫻?#35201;是?#24213;?#30340;话,他可就当不了这释王了,所以楚天羽很越发的有恃无恐了,大摇大摆的就在小丫鬟的带领下到了这待客厅。

        这待客厅并不大,看得出来平?#26412;?#26159;释王一家子人吃饭的地方,在看看在场的人,竟然就释王,还有臭着一张脸的程紫衣,这可让楚天羽有些看?#24187;?#30333;了。

        楚天羽这是头一次见到释王,释王年纪看起来并不大,也就四十出头,你要说他三十多岁,也有人信,是个很有味道的老帅哥,并且身上也没神王那种帝王的威压,反到是给人一种很随和的感觉,看到楚天羽这释王微微一笑道:“来了,坐吧。”

        楚天羽微微一愣,这释王似乎也太没架子了吧?自己跟你很熟吗?你这么跟我说话,弄得我是你相熟的晚辈一般?老混蛋你搞什么飞机?

        程紫衣还是抽着脸,冷哼一声,双眸中还满是怒火,一副很想弄死楚天羽的意思。

        楚天羽很不爽,不怀好意的看看程紫衣的翘臀,很想抽两下,但这是在释王府,他也不好太放肆,不然被程紫衣的老子弄?#28389;强?#23601;不好玩了。

        楚天羽也不搭理程紫衣,直接落座,释王府的宴席那怕是家宴,也是每个人一张小桌子,上边摆放着同样的菜肴,还有一壶美酒,每个人伸手都站着个伺候主上用餐的小丫鬟,到是很想华夏古代某个王朝的饮食习惯。

        释王坐在上首,楚天羽坐在左边,而程紫衣则是在他对面,这?#23601;?#26102;不?#26412;?#24694;狠狠的看看楚天羽,很想把他一口吞了。

        释王看楚天羽坐下也没说话,到也没有不满,知道这小王?#35828;?#20272;计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心里正琢磨着到?#33258;?#20040;回事那,一会肯定让你大吃一惊。

        想到这释王端起酒杯道:“楚小友本王敬你一杯,以前你跟紫衣的恩恩怨怨就一笔勾销可好?”

        这可是神王的亲弟弟释王啊,竟然主动给楚天羽敬酒,这都有点赔罪的意思了,这面子给的可是太大了。

        程紫衣立刻就是愣住了,急道:“父亲你这是为何?”

        释王挥挥手示意他别说话,只是端着酒杯看向楚天羽。

        楚天羽也不知道这释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来都来了,人家都给面子了,他也不好做得太过,在说了他跟程紫衣之间也没什么血海深仇,不过是抢了她几次而已,既然人家老子都说不追究了,楚天羽自然是乐见其成的,于是也端起酒杯道:“那就多谢释王殿下了。?#34987;?#38899;一落把这一杯美酒一饮而尽。

        释王微微一笑,也把杯中的酒喝完,旁边自由侍奉在一边的小丫鬟为他还有楚天羽斟酒。

        释王这一杯酒下肚也算是打开了话匣子,直?#26377;?#36947;:“不知道楚小友家在何方啊?”

        到现在也就是陈萱、黑招弟知道楚天羽根本就不是神族中人,而是来自人界,但别人不知道啊,连神王都不知道这小子是来自人界的祸害,释王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楚天羽笑道:“不瞒殿下,我就是一个升斗小民,无父无母,孑然一身。”

        楚天羽这话说得半真半假,他是人类,对于神族来说,是连升斗小民都不如的,他又不是这世界上的人,说是无父无母,孑然一身到也不为过。

        释王听到这句话眼中竟然有了喜色,但还是道:“可怜的孩子啊,我一见你就感觉很你?#23545;擔?#20320;要是?#39057;闷?#32769;夫的话,就唤我一声叔叔,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

        释王这话一出别说程紫衣了,连楚天羽都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几个意思?让我把这释王府当家?还喊你叔叔?咱们有那么熟吗?在有,好像我抢了你闺女好几次,肚兜都给抢了啊,你这么说,是闹哪样?

        释王看出楚天羽心里不大信自己的话,便笑道:“楚小友也别怪我这人太市侩,我就索性直说了吧,我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拉拢你,你小小年纪便有今天这份实力,在一干神族小辈中说你是第一人绝对没人能反驳,你又为我神族立下这大功,日后神王肯定会重用的,现在?#21307;?#22909;与你,也是为我释王府的未来着想。”

        释王到是个聪明人,知道眼前这小子不是个?#24213;櫻?#26159;?#24213;?#20063;不可能干了那荒唐事还能藏那么久谁都找不到他,既然眼前这小子是个聪明人,那就直接实话实说为好,就别?#31561;?#23376;了,显得自己太虚伪。

        当然释王也不光是为了拉拢楚天羽,他还有其他的意思,只是现在还没说到。

        程紫衣此时已经是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父王,虽然她心里理解父亲为什么要拉拢楚天羽,正如释王刚才所说,楚天羽是神族小辈中的第一人,前途不?#19978;?#37327;,未来神王肯定是要重用的,并且他无根无凭,不是哪个世家大族的,这样的人神王?#38391;?#26469;更放心,不怕他很快就接档?#25509;?#20294;自己可是被他抢了好几次啊,自己父亲就算迫于现在楚天羽的形式大好,不跟他计较,但也不能给他这份厚待吧,这置自己与何地啊?

        释王也不看程紫衣,又笑道:“不知道楚小友婚配否?”

        楚天羽嘿嘿笑道:“到是有两个媳妇,一个龙族的圣女,一个就是咱们神族的圣女。”

        释王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嘴里刚下去的一口美?#23110;?#20986;来,这小王?#35828;?#20063;太不要脸,也太不把自己这释王当回事了吧?当着自己的面竟然就敢说白清霜是他媳妇?这特瞄的也就是自?#28023;怀?#31070;王听到他的话,直接就会让人把他拖到斩妖台上一刀砍下他的狗头,神族的圣女可不能任人玷污。

        释王?#20154;?#20004;声道:“楚小友这里没有外人,我就实话实说吧,你是不可能娶神族的圣女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并且你要?#20146;。?#24403;我的面你说说也就算了,要是当着外?#35828;?#38754;你还这么说,神王必杀你。”

        说到这释王语气缓和几分道:“龙族不过是魔族中的一员而已,就算是圣女也只配给你当个妾侍,你这正宫大娘子可要好好?#25671;!?br />
        最后这一句话释王的语气陡然加重,显然是别有深意。

        楚天羽也没跟释王争辩自己怎么就不能娶白清霜的事,跟释王争辩这事一点意义都没有,他也懒的浪费这口舌,便道:“知道了,殿下。”

        释王听得出来楚天羽根本就没把自己的话往心里去,看看自己女儿,又看看楚天羽,直?#21448;?#37325;的道:“既然我跟楚小友你有缘,那我就帮你一次,正房大娘?#28216;?#24110;你找了。”

        楚天羽立刻是瞪圆了眼睛,这老东西什么情况?请我来参加他的家宴,对我礼遇有加也就算了,怎么还管娶媳妇?

        这?#26412;?#35265;释王直接道:“你跟我这女儿也算是不打不成交,正?#30431;?#36824;没有婚配给其他人,我看你们二人就挺合适,这样,我就让你娶了我这宝贝女儿,你们成婚后,也不用分府别住,就住在这释王府里。”

        楚天羽跟程紫衣猛然?#37202;?#26469;,异口同声的惊呼道:“什么?”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澳洲幸运5技巧 北京赛车pk快速开奖 pt电子游戏的方法 海南七星彩票论坛 龙族幻想视频 澳洲幸运5计划官网免费 暴雪星际争霸电影 寻宝记走势图 意甲卡利亚里 英雄萨姆3尼罗河宝藏攻略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