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我被系统托管了 > 第一千零九章 鬼鼎之殇
            “咦,石大,你看,我的娃已经露出了头……”

            “石四,你得意个啥,比我差远了,看看我的娃胳膊都出来一条。”

            一群大笨石头个个满头大汗,盘坐在地上,沉重的呼吸声,高亢粗豪的喊叫声,此起彼伏,听得方宁目瞪口呆。

            他十分后悔,就不该让他们现场生娃,好歹先找个产房再说……这场面太违和了。

            不过一旁的大青虫,?#25176;?#22899;孩鸿鹄倒是看得起劲,使劲拍着巴掌。

            在这方面,虫大青俨然优势很大,毕竟它的?#32676;?#22810;,支起半个身体,同时能拍好多下。

            “加油,加油!”

            “坚持住!”

            “马上?#32479;?#26469;了!”

            两个女生此起彼伏地给一群大笨石头们鼓劲。

            “不对,怎么有个?#19968;?#22312;?#36947;粒俊?#22823;青虫眼睛尖,指着一个又高又方的石头人说着,“这么久了,别的笨蛋石头们至少都生出个脑袋,他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叫什么?小红你来说。”

            “好像叫滥竽充数吧?”鸿鹄咬着手指,认真地回答。

            方宁抬眼看去,果然有一个石头人,同样也是满头大汗,?#30343;?#38381;着眼睛,脑袋上没有什么动静。

            他一看那个人,当下明白过来,?#33162;?#25581;穿,?#30343;?#25381;手道:“大青啊,你刚才没听石大说么,得元气充足?#25293;?#29983;小石头,恐怕这位白石人兄弟,下来的时候,有过?#30634;耍?#25110;许?#33618;?#20877;积累到足够的元气,大概从此失去了生育能力。”

            “嘶……原来如此,”大青虫顿时用可怜的眼光,看着又高又方的石头人,十分同情道,“看来你以后再也做不了妈妈,真可怜啊。”

            克劳石本来正庆幸着,那个男人给他找了一个再完美不过的理由,而那个理由他虽然也能想到,但碍于白石人这种笨蛋脑袋,是不可能直接说出来的,现在被对方这样一说,其他的白石人,定然不会再有怀疑。

            结果这条小虫一说,他顿时五?#23545;?#38472;,谁稀罕啊!

            而在这时,其他白石人纷纷安慰道。

            “是啊,兄弟,你?#33162;挥?#25285;心,大不了以后你跟我过,我把生出来的小石头人,分你一半带着。?#31508;?#22823;十分豪气地说着。

            “唉,难怪这位勤奋的石头人兄弟,平时干活那么多,看来是早就知道自己?#33618;?#20877;当族长了,?#33618;?#21270;悲痛为力量,通过干活来麻痹自?#21898;。 ?br />
            “咦,石三,你咋这么聪明?”

            “哈哈哈哈,这是我从本地?#35828;?#20070;上看到的。”

            “原来如此,我就知道这话你应该想不出来,明明你比?#19968;?#31528;。”

            “胡说,?#19968;?#26159;比你聪明,至少?#19968;?#33021;看得懂书。”

            “少扯淡,专心生娃!?#31508;?#22823;训斥道。

            两个歪楼的石头人,立刻老实消停下来。

            没错石大之所以叫石大,就是因为他是这一批白石人中,最先出生的,资历最?#31232;?br />
            方宁看了一阵,觉得百无聊?#25285;?#20110;是吩咐大青虫帮忙盯着,有事通过联盟平台发消息。

            “知道了,大青龙,你去吧。”大青龙挥挥手,没有一点留恋道。

            方宁?#25214;?#36208;,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想来想去,才发现是称呼?#31995;?#19981;对劲。

            自己在龙神秘?#25345;?#20986;现,都是遮掩过面孔的,这条虫子咋一下就能认出自?#35946;矗?br />
            他当下将这个疑问,向大爷问了。

            “废话,它鼻子比狗还灵,你那股龙魂味道,它早惦记很长时间了……”大爷?#20197;擲只?#36947;。

            “嘶……”方宁闻言吓了一跳,当下躲远,没想到大青虫看着老实可爱的?#19968;錚?#31455;然还惦记着吃他?

            “你怕什么,它吃谁?#33162;?#20250;?#38405;?#21834;,你可是它的粮库。”大爷鄙视道。

            “说的也是,我先走了,您专心练功,我就不打?#25293;?#20102;。”方宁一头钻进系统空间,翻开天书继续看。

            …………

            三日之后,传承秘境,青铜巨鼎之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布置下无数道金银锁链。

            很多人见状,不由地松了口气,随后又脸色凝重起来,为了布置这些封印,牺牲可是不小。

            到了后来,湖泊级修炼者都不?#25381;?#30340;,不得不让一些池塘级高手顶上,牺牲者?#32479;?#29616;在这些顶?#31995;?#20154;之?#23567;?br />
            ?#25199;?#22823;楼的顶层,一位高级修炼者所居之地。

            一家人正在吃饭,突?#24187;?#25970;响了。

            围在桌子上吃饭的四个人,都是华裔,一对老年男女,一个?#24515;旮九?#36824;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

            少年正低着头,玩手机,玩一会吃一口。

            “大海,应该是你爸回来了,别玩游戏了,快去开门。”?#24515;旮九?#20652;促道。

            “知道了,妈,”少年拖?#20384;?#25289;地站起来,嘟囔着,“不可能是我爸,不然的话,他还?#20204;?#38376;嘛?”

            一语成谶。

            少年人虽然?#24052;媯?#20294;足够聪明。

            他开了门,就看到楼层大厅内,有一个抱着骨灰盒的年轻女子,周围还站着一群人,个个面色肃穆。

            场面很大,来的人,不少都是在电视上?#25293;?#35265;到的大人物。

            “虽然很难告诉你这个消息,但?#19968;?#26159;想说,孩子,节哀顺变。”一个老者走上前来,对?#25293;?#36731;人说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少年人一下脑袋懵了,他拼命摇?#25293;?#34955;,“我爸可是天才!是神启者!他怎么会挂?#31354;?#19981;可能,一定都是幻觉。”

            说完,他一下将门狠狠地关上。

            楼层大厅内的人,见状纷纷摇头。

            居所之内,?#24515;旮九?#34987;关门声吓了一跳,她担心地道:“大海,发生什么事?”

            “没事,?#30343;?#19968;些无聊的?#19968;鎩!?#23569;年人靠在门上,突然蹲了下去,双手抱头……

            …………

            数天后,韩云海坐在一个办公室内,一脸冷漠地听着眼前一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年轻人说?#21834;?br />
            “十分抱歉,韩先生,您的修炼?#25163;剩?#21482;有双D级。本来您父亲为了封印鬼鼎而死,您不仅仅能继承他遗留的修炼资产,而?#19968;?#33021;享有三千万点的法力修炼资源。?#30343;?#24744;的情况放在这里,而且人类此时面临的危机,?#33162;?#23481;许浪费这样多的资源。”那个年轻人一脸诚恳地说着。

            “所以说,我这样的修炼废柴,就应该将亡父的抚恤,奉献出来,让那些天才利用,也好让他们更好地承担起对全人类的责任嘛?”韩云海冷冷地说着。

            “唉,虽然这样说?#34892;?#20919;酷,但事实就是这样。”那个年轻人板着脸说着。

            “我就不信,难道就没有讲理的地方嘛?!”韩云海突然发作起来。

            “理,我刚才说的就是最大的理,当下不同往日,?#27604;荒?#29238;亲的?#27605;?#25105;们会记住,等到将来?#26412;只?#21644;,该是您的,还是您的。”年轻人安抚道。

            “将来,将来是多久?三年,还是五年?”韩云海追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三五年,也可能是三五百年。”年轻人向背后椅子一靠,?#34892;┎荒头?#22320;说着。

            “你?!”韩云海上前,想要狠狠抓住对方的脖子。

            “哼……”那个年轻人?#30343;?#36731;轻一指,韩云海?#22836;?#20102;出去,一下撞在墙上。

            好在没有受伤,他狠狠地盯着对方。

            “这里可?#30343;?#20320;随便撒野的地方,区区一个修炼废柴,要?#30343;?#30475;在你亡父的份上,你早被撵出去了,赶紧走,除了修炼资源?#33618;?#32473;你,你们家现在住的地方,可以继续住,那些普通资源的供应,?#33162;?#20250;少你们半分。安分点,好好过一辈子。知足吧,那些住底层楼的人,对这些可是求之不得!”年轻人冷冷地道。

            韩云海没再发作,最后狠狠地看了那年轻人一眼,扭头便走。

            没过多久,另外一个年轻女人走了进来。

            她担心地道:“刚?#25293;?#23567;子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吧?”

            “哼,他能找到谁?#20811;?#21448;为他出头?再说,我又说错了什么?浪费资源,就是对全人类命?#35828;耐?#32961;,就算是那些大人物们,也挑不出什么来。”年轻人不屑地说着。

            “毕竟这?#34892;?#35753;人寒心啊。”年轻女子还是很不忍心地说着。

            “寒心?明明是他应该主动奉献出来,?#19978;?#20182;道德水平不高,那?#33618;?#35753;我们做恶人。”年轻人不屑道。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幸运双星jinshagt官方平台 澳洲幸运5迪斯尼 亚马逊的秘密送彩金 幸运龙宝贝秘籍 拳皇命运卡暴击 篮球巨星豪华版在线客服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走势图 儿童中秋佳节图片 白狮游戏 西班牙人和韦斯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