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 > 第1326章 不敢苟同
            山洞里,一番激烈的挣扎与反抗上演着!

            徐缺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终究还是摆脱了这两道魂魄的“怀抱?#26412;?#32544;!

            事实上轩辕奇殇仅是抱了他一下,便松开了他。

            这或许就是这个男人表达父爱的方式,简单一个?#24403;?#23601;足矣,没有再多余的形式内容。

            只是他巨大的身影屹立在一旁,徐缺也一阵错愕,竟莫名再次感受到一种安全?#26657;?#26469;自于父爱!

            突然间,他?#34892;?#32673;慕,然后苦笑。

            尽管这对夫妇并非自己的父?#31119;?#21487;说真的,他心里多少?#34892;?#35302;动,当他们真的把自己当成他们的孩子后,自己是真真切?#24515;?#24863;受到这种前所未有的感情。

            不过内心的触动终?#25239;?#20110;触动,他始终不再是什么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不可能因为一个误会的爱,就随随便便认人为父?#31119;行?#20107;物是不能将错就错的!

            随着轩辕奇殇松开他,徐缺?#19981;?#22797;了自由!

            山洞外的二狗子与段九德等人,也同时被解开了枷锁,不再被禁锢,几?#35828;?#21363;也迈步走入山洞。

            轩辕奇殇与官楚楚两道魂魄陷入了平静,就那么站在徐缺的身旁,空洞的眼神注视着他,就像一对父母亲在看着自己孩子即将要走路。

            “我去,小子,他们是真把当成他们女儿了!”段九德觉察出两道魂魄所散发出的情?#26657;?#26080;比诧异道。

            “是啊小子,本神尊觉得你应?#27809;?#19978;女装,扮演一下轩辕婉蓉,满足一下他们!”二狗?#25317;?#22836;补充道。

            徐缺立马眼眸一瞪,抬起手要拍二狗子的狗头。

            二狗子吓了一跳,紧忙后撤一步,大喝道:“住手!握草,小子,本神尊这回是认真的,看他们俩太可怜了,实在于心不忍而已!”

            “就你还能?#34892;模?#32780;?#19968;?#20110;心不忍?”徐缺鄙夷道,这二货什么时候讲过良心了?

            “唉!”二狗子却叹了口气:“这回跟以前不一样了!小子,你知道一个魂魄?#24674;?#24565;困住,是多痛苦的事么?当一道魂魄该消散却还不?#20185;?#21435;,必将时刻遭受天威的压迫,这种感觉就如同在虚空风刃里被千刀万?#26657;?#32780;且是魂魄?#31995;?#25240;磨,比肉身还要痛苦无数倍!

            你别看他们俩现在没有灵识,而?#19968;?#21574;呆愣愣的,实际上就是因为被折磨太多年,连灵识都给折磨没了,可他们的执念还是保留着,一直锁住魂魄,不让魂魄消散,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再见到自己女儿,继续在她身边保护她!”

            说到这,二狗子看向徐缺:“如此伟大的父爱与母爱,你能不同情吗?”

            ?#21834;?#24464;缺语塞了。

            他倒还真没想过,这两道魂魄的存在,竟是付出了如此可怕的代价,也?#21387;终?#20040;多年下来,这诺大的祖墓里埋葬那么多位强者大能,最终却只有这两道魂魄出现,原来是他们自愿忍受数万年折磨,不?#20384;?#24320;呀!

            “唉,他们这么做,其实已经形同于让自己丢掉了?#21482;?#30340;机会,永世不得超生,关键是他们居然能忍受这么多年折磨,实在是超乎本神尊的想象,太可怕,也太感人!”二狗子满脸感慨。

            “二狗老师,你不是人!”段九德举手纠正道。

            “太感狼了!”二狗子继续感慨!

            “那你想咋滴?要不你干脆认他们为干爹干妈?”徐缺看向二狗子道。

            “不!”二狗子立马大手一挥,义正言辞道:“本神尊认为应该好好保护他们,将他们留在身边,无论我们去哪,都要带上他们,不要再让他们继续孤独下去!”

            ?#21834;?br />
            段九德与莫君臣顿时嘴角一抽。

            徐缺也翻了翻白眼,敢情闹了大半天,这二货是怕自己把这两道魂魄丢在这不管,浪费了两个贴身保镖啊!

            呵,二哈!

            “二狗子,我希望下次你心里有点B数,别再玩这套煽情的把戏,别瞎给自己加戏,明白吗?就你这人设已经没救了,一点都不感?#35828;模 ?#24464;缺说道。

            “是是是,缺哥说得是,本神尊明白了!”二狗子紧忙嬉皮笑脸道。

            徐缺这才点?#35828;?#22836;,收回了顶在二狗子身后的棍子!

            紫金逼王棍!

            随后,他?#25239;?#20063;扫向墓室前方!

            天宫书院的人早已被李玄棋带了出去,墓室一片空荡。

            显然李玄棋是真怕了徐缺,各种鸡皮蒜毛的小事都要拿出来大闹,他生怕留下来真会造成更大误会,干脆全把人带走了,留给徐缺一个私人空间。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双方达成了合作意向,他也不希望再与徐缺产生没必要的矛盾与误会。

            “啧啧,小子,这回你赚大了,一下?#27704;?#21040;了副院长的?#24674;茫?#26412;神尊觉得是时候干出一番作为了!”二狗?#26377;?#24515;壮志道。

            “没错,老头我在天洲卧薪尝胆如此多年,等的就是一个机会,如今机会已经来临,若不干出一番作为,老头我无脸回去面对炸天帮百万帮众啊!”段九德也铁骨铮铮喊道。

            ?#30333;?#20026;?”

            莫君臣一脸愕然道,?#34892;?#19981;解。

            按理来说,徐缺都混上天宫书院副院长之位了,在天洲的身份地位已经高高在上,接下来肯定是要?#19968;?#20250;报复天宫书院,或者先潜伏在天宫书院,?#21152;?#19968;些天材地宝来修炼,之后再一举反击!

            这些都算计?#20445;?br />
            而二狗子与段九德却喊着要干一番大作为,这就让莫君臣纳闷了,就你们俩个货,还要干出啥作为?

            “哟呵,莫护法,你这是什么眼神,本神尊怎么感觉你眼里带着一种嘲讽?”二狗子捕捉到莫君臣的眼神,立马瞪眼喝道。

            莫君臣无奈的苦笑:“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你们想干出什么作为而已!”

            “靠,这还?#26790;剩俊?#20108;狗子一脸鄙夷。

            下一刻,二狗子、徐缺与段九德陡然齐声开口:“当然是……为所欲为啦!”

            话音落下,缺德狗三人组迈步而去,走路生风,虎虎生威,留下莫君臣一人彻底在风中凌乱!

            ……

            很快,徐缺一行人绕过墓室,在墓道外与李玄棋以及众多天宫书院的人相遇!

            轩辕奇殇与官楚楚两道魂魄,依旧?#25239;?#31354;洞无神,漂浮着跟在徐缺身后。

            天宫书院众人见状,立马又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心中凛冽,恭恭敬敬起来。

            李玄棋也显得?#34892;?#25304;束,无比?#25512;?#30340;朝徐缺拱了拱手:“徐兄,你来了!方才老朽已经跟这群不孝子孙嘱咐过了,今后你在天宫书院虽以副院长挂名,但权力与正院长相同,无论大小事,你皆有定夺权,如有人敢违抗,你尽管严惩即可!”

            “好!”徐缺保持高冷的模样,淡淡点头。

            实际?#20384;?#29572;棋这番话?#34892;?#22810;此一举,?#30475;?#23601;是想给徐缺留个好印象。

            毕竟以徐缺现在的?#33258;蹋?#37027;两道魂魄跟随在身边,天宫书院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谁人敢违抗?

            徐缺心里清楚这一点,李玄棋也知道徐缺清楚,但人与人之间的和?#24443;?#22788;,有?#26412;?#26159;得?#31354;?#31181;虚伪来维持,一般情况没人会去揭破它!

            “行了,既然事情都已定下来,那?#25103;?#20063;?#32654;?#24320;了,仔细算一算,我儿徐缺应该也快到天洲了啊!”徐缺再次开口,端着样子,用深邃的?#25239;?#26395;向远方。

            众人?#34892;?#19968;怔,不太明白徐缺说这话有什么含义。

            你儿?#27704;?#23601;来呗,你想让他进天宫书院也没问题啊!毕竟你辈分大,你?#21487;?#22823;,你说了算呗!

            “哈,徐?#31995;?#20799;子能来天宫书院修炼,绝对是天宫书院的荣幸,届时我们定然热?#19968;?#36814;他的到来!”李青?#25317;?#26159;反应很快,在院长之位坐了这么久,该有的眼力见还是有的,立马就?#33073;?#24742;色的笑道。

            徐缺当即转身一眼瞪了过去,沉声道:“李院长,你这番话?#25103;?#21487;不敢苟同,同时这也是?#25103;?#26368;为担心的一点!”

            ……

            ……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时时彩前二组选包胆 手机qq斗地主好友同玩 9发线上娱乐 新浪网球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 球探体育比分 超性感日韩美女图片网 pk10怎么看走势图 张琳芃 现金水浒传手机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