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821章:楚国内战之楚王的回信『加更12/33』
            六月二十三日,当大梁城正在遍传『南梁王赵元佐率军返回大梁』的消息时,赵弘润却在关注一封书信。

            一封,由楚王熊胥写给他的书信。

            确切地说,这封书信并?#30343;?#30452;接由楚国使节送到赵弘润的肃王府上的,而是经过了垂拱殿——楚王熊胥给魏天子写了一封信,可魏天子在看了一遍书信后,却说了一句『这?#30343;?#20889;给朕的,送到吾儿府上去吧』。

            于是,禁卫们便将这封又送到了赵弘润手?#23567;?br />
            『西陵君屈平……终究还是要败了。』

            看着手中这封书信的内容,赵弘润的心情?#34892;?#20957;重。

            前些日子,楚国屈氏一族本家二公子屈阳,已怀着失望的心情返回了楚国。

            因为他最终也没有说服魏国介入楚国『屈氏』与『熊氏』的内战,大梁的某些朝廷官员,很不厚道,收了这位二公子的厚礼,但是丝毫没?#34892;?#21161;说服魏天子的意思。

            尤其是赵弘润的三?#24066;?#35140;王弘璟。

            据赵弘润所知,屈阳为了求见魏天子,赠送了襄王弘璟一批极为贵重的厚礼,可这位三?#24066;?#20498;是好,在魏天子拒绝接见屈阳后,?#23588;?#19997;毫没有将那份厚礼吐出?#22402;?#36824;屈阳的意思,反而在后者面前大倒苦水,说他是如何如何被其父皇从垂拱殿赶出来的,遭受了怎样怎样的罪,弄?#20204;?#38451;都不好意思再开口。

            赵弘璟在垂拱殿遭罪了?

            开玩笑,这厮只不过是去了一趟垂拱殿,对魏天子说了一句:父皇,那屈阳想见您。

            ?#31508;?#39759;天子就说:不见。

            赵弘璟点点头,说了一句『哦』,然后他转身就走了。

            什么拉着魏天子的衣袍跪在地上哭求,什么被气愤的魏天子踹了几脚,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

            不得不说,当赵弘润听说这件事时,险些将嘴里的茶水都喷出来:这赵弘璟,未免也太没脸没皮了吧?

            但不可否认,赵弘璟大赚了一笔,而且赚地极为轻松,让赵弘润有?#34892;?#30524;红。

            毕竟赵弘润可做不出来这种没脸没皮的事,他早就命宗卫们将屈阳送到王府里的东西全数归还,因为这事,某位肃王府的门客没少被王府里的绿儿大管?#39029;?#30528;耳朵迁怒。

            “噔噔噔。”

            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24187;?#36523;穿着锦甲的瘦弱侍卫,?#28216;?#22806;跑入了书房。

            “弘润……你怎么还在这里啊??#30343;?#35828;好今日要去冶造局的吗?#20426;?#37027;名瘦弱的锦甲侍卫气鼓鼓地说道,可能是因为她在前殿等了半响都没有等到赵弘润的关系。

            毋庸置疑,这名锦甲侍卫,便是前几日说要跟着赵弘润去冶造局见?#37117;?#35782;的玉珑公主。

            赵弘润本以为玉珑公主的这股新鲜劲没两天就能打消了,没想到,待玉珑公主在冶造局的靶场见识到了冶造局最新研发的战争兵器后,?#23588;?#30528;了迷,将?#27627;?#24361;』、『狙击弩』这等战争兵器当做?#36865;?#20855;,在靶场玩地不亦乐乎。

            冶造局的官员们倒是无所谓,毕竟他们在靶场测试这些战争兵器,也?#30343;?#20026;了测?#38405;?#20123;数据,好进一步地改良这些战争兵器,既然某?#36824;?#20027;殿下玩地开心,那就由着她呗。

            反正他们只要记录了数据就可。

            于是乎,玉珑公主就在冶造局挂了职,摇身一变仿佛成了测试冶造局武器与战争兵器的抽样测试官。

            也难怪,毕竟如今的冶造局,虽然还未成为魏国工艺的标准,但在军用器械方面,可谓是独秀一枝,曾经辉煌的兵铸局,也已彻彻底底沦为了冶造局代工工厂般的角色。

            不可否认,六王叔赵元俼与他的宗卫们狩猎时所使用的武器,其?#21040;?#26159;军制武器,但是这些玉珑公主曾经瞪大眼睛惊呼好厉害的武器,放到冶造局这里,?#30475;?#23601;是淘汰了又淘汰的东西。

            冶造局,已是魏**制武器装备以及战争兵器的最高工艺代表。

            “看什么呢?#20426;?br />
            见赵弘润坐在书桌后看着一块绸绢,玉珑公主好奇地凑过脑袋去瞅了两眼,这才发现,这?#30343;?#19968;块简单的绸绢,而是一封书信。

            更让她惊讶的是,这封书信上出现了两种文字,一种是她认得的魏篆,还有一种她则不认得。

            “这是……国书?#20426;?#29577;珑公主吃惊地问道。

            “对,楚国送来的国书。”赵弘润点点头说道。

            “为什么会在你手上?#20426;?#29577;珑公主倍感吃惊地问道,因为在她看来,这种国书?#30343;?#24212;该送到垂拱殿的么。

            赵弘润闻言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因为这是楚王写给我的书信啊。”

            玉珑公主将信将疑地看着赵弘润。

            事实上,赵弘润还真没有欺骗玉珑公主,因为这封国书,的确还真是楚王熊胥写给他的,因为在六月初的时候,他给楚王熊胥写了一封信。

            一封不怀好意的书信。

            ——时间回溯到六月中旬——

            六月中旬的时候,正值魏国王都大梁发生了『刑?#21487;?#20070;周焉遇害』的案件,而楚国这边,芈姓熊氏与芈姓屈氏仍斗?#27809;?#28909;。

            事实上,这次楚国的内战,并非单纯的熊氏与屈氏的夺权内战,而是『王?#22330;?#19982;『反对派贵族』的矛盾激化所导致的内战。

            所谓的『王?#22330;唬?#25351;的是支持楚王熊胥的?#19978;怠?br />
            在齐、?#22330;?#39759;、越四国讨伐楚国战役之后,当得知魏国的肃王姬润不费多少工夫,便得到了数十万乃是上百万楚国民众的民心时,楚王熊胥终于意识到,他的弟弟汝南君熊灏曾经提出的主张是正确的。

            楚国正在衰弱,而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并非是因为齐国或者魏国,而是因为楚国内部的贵族势力。

            因此,楚王熊胥终于下定决心,对国内某些贪婪暴虐的贵族势力,祭起屠刀。

            他将国战战败、王都寿郢失陷所引起的楚国国民的惊恐与恨意,转嫁到了?#20999;?#36149;族身上,希望铲除一些国家的负累或蛀虫。

            当然,为了避免树立太多的敌人,楚王熊胥并没有对与他熊氏有关系的大贵族下狠手,比如他熊氏自身,只削了一个巨阳君熊鲤。

            支持他这一观点的,除了他的儿子们以外,还有季连氏、项氏、景氏等?#29238;?#21476;老的氏族。

            而『反对派贵族』,指的就是?#20999;?#34987;楚王熊胥剥夺了权利,因此愤然投向屈氏,企图联合起来使楚王妥协的贵族联盟。

            事实上,反对派的主张并不一致,比如屈氏,其实是想?#20040;?#26426;会取代熊氏?#20945;?#26970;国的王权,而与屈氏结盟的?#20999;?#21453;对派贵族,则有不少?#30343;?#24819;让楚王熊胥收回王命,?#25351;?#20182;们原有的权利。

            最好弥补他们的损失。

            唯独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西陵君屈平,他之所以投向反对派,?#30343;?#22240;为他已明?#36820;?#30693;,楚王熊胥是想一口气将整个屈氏铲除,而他,却不能坐视这件事,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族被楚王熊胥连根拔起。

            而就在这两股势力彼此厮杀地正激烈的时候,楚王熊胥收到了赵弘润的书信。

            ?#31508;保?#26970;王熊胥只叫来了两个人与其商议,一个是项燕,一个便是曾派过巫女行刺赵弘润的楚水君。

            “魏国难不成要介入我大楚的内战?#20426;?br />
            说这话的,正是那位楚水君,?#24187;?#38271;发披肩,容貌看起来很是英俊的男人。

            他的语气?#20889;?#30528;几?#20540;?#20355;,仿佛一点儿也不担心魏国会那样做。

            道理很简单,因为此事涉及到王权正统?#20365;猓?#20013;原各国不可能有?#39759;?#19968;位君王,会支持屈氏『以下克上』,毕竟此事一旦开了先例,各国的正统王权是否稳固?#19981;?#21463;?#25509;?#21709;。

            “不,那个小子很狡猾……”

            楚王熊胥将书信递给了楚水君。

            “那个小子?#20426;?#26970;水君扫了两眼书信,随即脸上露出了了然的神色,点点头说道:“肃王姬润……呵!这些言辞,还真是冠冕堂皇……”

            “呵呵呵。”楚王熊胥亦忍不住笑了起来。

            为何?

            因为赵弘润在心中极为热忱地呼吁熊氏与屈氏彼?#19997;?#21046;,莫要因为内战引起国家的动荡,一副对楚国考虑的模样,?#28909;?#26159;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24187;?#26970;人呢。

            “包藏祸心的小子!”楚水君冷哼了一声。

            想想也是,要知道楚国的王党与反对派已经厮杀到了彼此不共戴天的地步,这会儿叫他们双方彼?#19997;?#21046;?

            怎么克制?

            放过屈氏?嘿,此时不斩草除根,岂?#30343;?#21518;患无穷?

            可尴尬之处就在于,那位魏国的肃王姬润,非但写了一篇冠冕堂皇的词,还提出了一项让楚王熊胥与楚水君颇为头疼的建议:魏国愿交还固陵等?#29238;?#21439;,作为楚国流放屈氏一族的牢地。

            这可真是太奸诈了。

            要知道那几块土地,原是固陵君熊吾的封邑,四国伐楚战役之后被楚国割舍给魏国,可谁都知道,那几块土地早已被那个肃王姬润手下的骑兵洗荡,连当地的楚民都被卷带走了,?#30475;?#23601;是一块空地而已。

            而如今,魏国提出愿意归还这几块没啥大用的土地,更有肃王姬润呼吁『熊氏与屈氏为了国家彼?#19997;?#21046;』的言辞,几乎快要扭转曾经作为楚国敌对国的形象,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希望楚国好的好邻国。

            更要命的是,王党还真不好对屈氏赶尽?#26412;?#20102;。

            否则楚人就会嘀咕?#27627;?#39759;人都在呼吁我们不要内战,为何我们(王党)却反而不如魏人爱我们的同胞?

            “奸诈的小子!”

            因为这件事,楚国王党?#19978;?#19981;知有不少人进退维?#21462;?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pk10技巧稳赚六码 湖北11选5助手下载 内蒙古时时三星开奖 吉林时时预测 电子游戏平台 买11选5能赚钱吗 山东时时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21点技巧16点要牌 腾讯分分彩缩水软件app 快乐时时走势图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