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793章:反常
            『父皇……居然也?#35328;?#21069;往大理寺的途中?』

            在乘坐马车前往大理寺的路上,赵弘润心中倍感震惊。

            要知道在他的印象中,他老爹离宫的次数屈指可数,除了季狩、祭祀天地等特殊的日子外,几乎不曾离宫,总是坐在垂拱殿的内殿批阅奏章,可谓是一位非常勤勉的君王。

            然而这次,居然惊动了他老爹魏天子,赵弘润轻吸一口气,愈发感觉到此案果真是牵扯甚大。

            两辆马车缓缓地朝着大理寺而去,赵弘润背靠着车厢的内壁,望了一眼与宗卫吕牧一同坐在车夫位置的那名男?#21360;?#22402;拱殿御庭卫左指挥使燕顺。

            就在方才,赵弘润已经详细询问了有关『垂拱殿御庭卫』的情况。

            燕顺告诉他,垂拱殿御庭卫,是去年他赵弘润率军征讨楚国前后,由魏天子秘密筹建的,继『兵卫』、『禁卫』、『郎卫』之后的宫廷第四卫,『御卫』。

            但?#38750;?#22320;说,御卫并不能算是一支卫军,它的构成更像是一个密探机构,如今挂靠在内侍监辖下,称『拱卫司』。

            这个存在,朝野并无多少人知晓,但不可否认,拱卫司的权利非常大,集侦查、缉捕、审讯于一体,甚至还拥有调动兵卫与禁卫的权限。

            更关键的是,『拱卫司』听命于垂拱殿,挂靠在内侍监辖下,这意味着拱卫司可以越过朝廷、直达天听,是一个权利很大、地位超然的新设司署。

            与拱卫司相比较,大理?#20081;?#22909;、刑部本署也罢,?#36335;?#23601;变得不够看了,前者的地位与权利居然超然于朝廷司刑衙门。

            据燕顺透露,如今隶属于拱卫司的御卫大概有五百名左右,主官为『左、右指挥使』,即他燕顺与童信二人,并无『总指挥使』这个官职。

            从某种意义上说,内侍监的大太监童宪,一定程度上就兼掌着『拱卫司总指挥使』这个位置,只不过?#25381;?#27491;式的任命官衔而已。

            『拱卫司……』

            调整了一下坐姿,赵弘润徐徐闭上眼睛。

            在他看来,他父皇给予拱卫司的权限与地位都?#34892;?#36229;然了,一个挂靠在内侍监辖下的新设司署,本不该一下子给予如此庞大的权利,就好似一个『暴发户』?#39057;模?#36825;并不利于新设司署的稳步发展。

            毕竟拱卫司并?#30343;?#19968;个?#30475;?#30340;朝廷府衙,它是一个集侦查、缉捕、审讯于一体的密探机构,一旦其膨胀,后果不堪设想。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魏天子才会将拱卫司挂靠在内侍监辖下,让内侍监制?#30002;?#36825;个“暴发户”。

            但无论怎么看,赵弘润都觉他父皇的此举?#34892;?#24613;功近利。

            思忖良久,赵弘润在心中得出一个结论:他父皇在焦?#29301;?#25110;者,是察觉到了威胁。

            『是谁?那个凶?#24120;俊?br />
            赵弘润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而就在他?#20102;甲?#36825;件事时,忽然马车徐徐停了下来,随即,马车外传来了宗卫吕牧的声音:“殿下,到大理寺了。”

            “唔。”赵弘润点点头,将心中的诸般猜测抛之脑后,弯腰步下马车。

            待下?#23546;?#36710;后,他不经意地抬头望向大理寺,却意外地发现,此时大理?#20081;?#34987;禁卫军层层包围——比起离开大理寺前往刑部本署时,大理寺外的禁卫,不止增加了一倍。

            『难道父皇已经到了?』

            赵弘润朝着左右瞧了瞧,随即忽然看到,在大理寺府门外,大太监童宪正垂手站在那里,?#36335;?#31561;候着什么。

            见此,赵弘润闪过一丝明悟:看来父皇已经在大理寺内了。

            想到这里,他迈步走向童宪。

            此时,大太监童宪早已瞧见了他,紧走几步迎了?#20384;矗?#25329;?#32844;?#36947;:“老奴拜见肃王殿下。”

            “童公公免礼。”赵弘润摆了摆手,随即回身指了指不远处。

            只见在不远处的,随行的燕顺与童信二人,正协助大理寺少卿杨愈,将刑部赃罚库郎官余谚从另外一辆马车上带下来。

            见此,童宪顿时会意,低声说道:“殿下,此二?#35828;?#30830;是我内侍监辖下拱卫司的左右指挥使。”

            听闻此言,赵弘润心中再无半点怀疑,在瞧了一眼大理寺府内后,问道:“父皇?#35328;?#24220;内?”

            ?#32610;?#26159;。”童宪低?#35828;?#22836;回覆道。

            此时,垂拱殿御庭卫左指挥使燕顺与右指挥使童信已将郎官余谚来到跟前,只见童宪冷冷地瞧了一眼后者,说道:“燕?#24120;?#20320;与杨少卿,且将此逆贼关入大理寺内监牢。”

            “遵命。”燕顺抱了抱拳,押送着郎官余谚朝府内而去。

            而右指挥使童信,却站到了童宪这边,也没说话,?#30343;?#31449;着。

            见此,赵弘润心中难免?#34892;?#24778;讶,毕竟,童宪虽说是?#24187;?#22826;监,可他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太监,他是掌管内侍监的大太监,魏天子的心腹之一,似童信这般贸贸然站在童信这边,着实?#34892;?#19981;妥。

            可奇怪的是,童宪?#27425;?#19997;毫不悦。

            『童宪?童信?咦?』

            赵弘润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几眼童信这位拱卫?#23621;?#25351;挥使。

            似乎是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表情,童宪笑着介绍道:“肃王殿下,阿信是老奴的堂侄,早些年来投奔老奴,老奴将其安置在禁卫中,恰逢去年有个机会,是故……阿信,这?#30343;?#32899;王殿下,你日后要多加尊重,明白么?”

            “是。”童信恭恭敬敬地朝着赵弘润行礼。

            见此,赵弘润也就懂了。

            任人唯亲,这是?#39759;?#19968;个朝代都避免不?#35828;模?#27604;如眼前这位权势极大的大太监童宪。

            不过往好了说,这也表?#23601;?#20449;算是可以信任的?#32422;?#20154;。

            想到这里,赵弘润亦不吝啬表示善意:“童?#27785;歟?#26085;后可要与本王多走动走动啊。”

            “是是……”童信一脸欢喜地连声应道,想来他也了解赵弘润的地位。

            此时,大理寺卿正徐荣与大梁府府正褚书礼也已走了过来,见此,童宪拱手说道:“叫两位大人受惊了,陛下在府内等候两位。”

            听闻此言,徐荣与褚书礼顾不得一路上的疑问,下意识地整了整衣冠,恭恭敬敬地拱手说道:“请童公公带路。”

            “请。”童宪欠了欠身子,带?#21028;?#33635;与褚书礼二人,在童信的护卫下,迈步走向府内。

            临走时,他看了一眼赵弘润,那眼神?#32622;?#34920;示:殿下请自便。

            意?#23395;?#26159;说,无论赵弘润想回肃王府,还是跟着去见魏天子,都遂赵弘润?#32422;?#30340;意思。

            不过赵弘润还是带着宗卫们跟了上去,因为他对他父皇此番突然来到大理寺一事感到十分的惊奇。

            跟着大太监童宪来到大理寺正屋的偏厅,一行人果然瞧见魏天子坐在屋内一张椅子上,端着一杯茶徐徐品着。

            见此,众人连忙上前叩见。

            “平身。”放下茶盏的同时随口说了句,魏天子瞥见这一行人中还有他的儿子赵弘润,也不意外,回顾大理寺卿正徐荣说道:“徐爱卿,听说你等此次?#26377;?#37096;本署抓到?#24187;?#20982;?#24120;?#19988;此人还是赃罚库的郎官?”

            徐荣眼皮微微一颤,老陈持重地没敢细问什么『陛下如何得知?』这种话,拱手说道:“回禀陛下,确?#31561;?#27492;。”

            魏天子点?#35828;悖?#38382;道:“那凶?#24120;?#29616;下在何处?”

            听闻此言,童宪在旁欠身禀道:“回禀陛下,老奴已命人带到大理寺的刑房。”

            “好。”魏天子站起身来,面无表情地说道:“带朕前去。”

            一行人又来到了大理寺监牢的刑房。

            待等魏天子等人来到了刑房时,那名凶党——赃罚库郎官余谚,已?#25381;?#21330;们?#30473;?#38145;拷在审讯的木架子上。

            可能是瞧见身披龙袍的魏天子迈步走入刑房,原?#20037;?#26080;表情的余谚,眼?#26032;?#20986;了欲择人而噬般的恨意。

            “昏君!”他咬字清晰地骂道。

            这是余谚被抓捕后首次开口。

            “大胆!”童宪尖着嗓子一声呵斥,使得众人从愣神中回过神来。

            ?#25381;?#20154;想到,这余谚居然如此放肆。

            而此时,童信已几步走上前,扬起手啪啪扇了余谚?#29238;?#22068;?#20572;?#24178;脆利索,使得魏天子都转?#38750;?#20102;一眼童信——或许这就是童宪带着这个堂侄的原因。

            “够了。”随着魏天子一声轻语,童信立即收手,恭敬地退后两步。

            而此时,魏天子则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面颊浮肿的凶?#24120;?#38754;无表情地问道:“余谚,你对朕有何怨言么?”

            “怨言?”余谚嘿嘿?#20013;?#20102;两声,阴沉地说道:“昏君,你的好日子不会长了!”

            “放肆!”童信大骂一句,正要再对余谚动刑,却见魏天子挥了挥手,连忙收回了刚?#31456;?#27493;的脚步。

            ?#21834;?#39759;天子深深凝视着余谚,眼中闪过阵阵复杂的神色,似惊怒、似忌惮、似惶恐、似不安,让在旁观?#39057;?#36213;弘润倍感惊诧。

            半响后,魏天子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说道:“是谁在指使你?”

            余谚冷笑着不说话。

            见此,魏天子?#25104;仙?#36807;丝?#31354;?#24594;,面色阴沉地说道:“若你肯供出你背后的主谋,朕还可以饶你不死……”

            “别妄想了,昏君!”余谚冷笑道。

            听闻此言,大理寺卿正徐荣在旁冷冷说道:“余谚,你亦曾是朝廷官员,备受皇恩,岂敢说出这等大逆不道之言?……你以为依朝廷的力量,?#20961;?#19981;清此事么?”

            “去查吧。”余谚瞥了一眼徐荣,随即又用憎恨的目光盯着魏天子,哈哈大笑道:“去查吧,查清楚始末缘由,最好叫天下人人人皆知。”说吧,他深深望了一眼魏天子,用?#25918;啊?#22066;弄的口吻说道:“您意下如何,陛下?”

            张了?#25243;歟?#24464;荣将原本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因为他忽然意识到,眼前的事态,或许?#30343;?#20182;能?#36824;?#38382;的。

            “都退下。”

            魏天?#27704;?#20919;地说道。(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图片性感美女 投注网 名人彩票倒闭 东莞小姐上门特色服务 时时彩信誉平台排名 五步倍投止损 江苏时时11选5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山东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psv黑商店游戏大全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