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746章:原来是计
            此番整个楚王都寿郢战役,有分西郊、北郊、东郊三处战场,分别对应魏公子姬润、齐王吕僖与大齐名将田耽这三人。

            因此,楚王熊胥亦分别任命了三位将军为上将军,坐镇这三处战场,此三位上将军分别是:公孙珀、归海叔、申屠方。

            这三位上将军,家世亦不简单,虽不及景氏、项氏,但也出自楚国名门望族,无论是公孙氏、归海氏还是申屠氏,皆是一方的豪绅望族。

            当然,家世好、名气大,并不意味就会打仗,比如指?#28216;?#37066;战场的新任上将军公孙珀,他带兵打仗的才能就粗浅平平,只不过因为他背后的家族公孙氏势力极大,楚王熊胥需要借助公孙氏的力量来使楚国渡过这场国难,否则,才能平平的公孙珀又岂有机会拜上将军衔?

            正因为清楚自己的才能,因此,公孙珀对上那位魏公子姬润,不可否认心中也是惶恐不安。

            记得两年前,那位魏公子姬润初次领兵击败暘城君熊拓时,楚东几乎没有什么人认为这位魏国公子会成为他们楚国的心腹大敌,甚至于好些人还在暗自?#25932;Γ?#21462;笑暘城君熊拓居然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23567;?br />
            可今时今日,那位魏公子姬润作为齐王吕僖的副将之一,一路攻克相城、铚县、蕲县、蔡溪。

            固陵君熊吾,惨遭设计,八万军队几乎全军覆没;上将军项末,空有数十万军队,?#27425;?#21147;收复铚县;新阳君项培,被牵制在新阳难以动弹;更让人震惊的是,就连寿陵君景舍,亦不能击败那位魏公子姬润。

            魏公子姬润,他竟拖住了项末、项培、景舍这三位大名鼎鼎的人,要知道,这三位可都是楚国上将军级别的大人物。

            正因为如此,『魏公子姬润』在楚国名声大噪,在楚国许多贵族、将军心中,早已成为不亚于『大齐名将田耽』的心腹大患。

            只不过这位魏公子对待楚人大多采取怀柔招揽的方式,并不像田耽那样每攻克一城就屠杀当地的贵族取乐。因此,?#20004;?#20026;止这位魏公子倒还没有与楚国彻底撕破脸皮,像项末、景舍,他们还在考虑着能否劝说这位魏公子主动撤兵。

            但话说回来,尽管这位魏公子姬润对待楚?#35828;?#24577;度使他在楚国的“威胁力”大减,但这并不表示楚国的兵将们胆敢轻视这位,比如公孙珀,他就不敢。

            记得前一阵子,赵弘润还在纳闷,寿郢西郊的楚军明明有将近三十万人,怎么却不主动出击进攻他麾下的商水军呢?要知道商水军才五万人呀。

            事实上,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公孙珀对赵弘润太过于忌惮,乃至于心生畏惧,因此,拒绝了副将公孙傲所提出的主动出击的建议。

            不过近几日,随着商水军几次与楚军打了个平手,公孙珀的底气慢慢地也就足了。

            他逐渐开始觉得,什?#27492;?#35859;的魏公子姬润,其实也就是这些水平,终归是年仅是十七岁的小子而已,只是被传得太邪乎了罢了。

            于是乎,他终于首肯了副将孙叔敖所提出的主动出击的建议,尝试着夜袭魏军的营寨。

            很?#19978;В?#37027;一晚魏军似乎有所防范,以至于楚军并未占到什么便宜。

            ?#31508;保?#21103;将孙叔?#39556;?#23545;公孙珀说道:“今夜我军偷袭魏营不成,明日魏军势必前来报复,上将军需警惕。”

            果不其然,魏军在次日果然出兵攻打楚军,不过在孙叔敖的指挥下,魏军终归是没有什么收获,草草地收兵了。

            ?#38405;?#20197;后,公孙珀的底气就更足了,因为他觉得,他有孙叔敖这样的善战将领,且手中兵力又数倍于魏军,只要好好打,岂会打不赢魏军?

            而一旦击败了那位魏公子姬润,那他公孙珀可就彻底出名了,毕竟那可是连上将军项末、新阳君项培、寿陵君景舍都未能击败的强?#23567;?br />
            由于自?#21028;?#24320;始爆棚,公孙珀放弃了原先那只注重防守的战略,逐渐倾向于主动进兵,比如前几日,他开始尝试着率军来到魏军的营寨外搦战。

            不可否认,一开始的时候他心中还?#34892;?#24820;?#20961;?#23433;,可当他发现魏营寨门紧闭,?#36335;?#26159;畏惧与他交战时,他的底气便更足了。

            这一次,公孙珀没有听取副将孙叔敖的建议,想尝试一下强攻魏军的营寨。

            遗憾的是,魏军营寨防?#37117;?#20005;,且军中又?#34892;?#22810;鲁国工匠们打造的战争兵器,公孙珀打了一阵,最终只能灰头土脸地撤退。

            于是,公孙珀只好尴尬地回去请教孙叔敖,向后者问计。

            孙叔敖并没有计较公孙珀前几日的自?#28023;?#32454;心地告诉后者:“魏军傍山(北山)立营,且魏兵勇悍远胜于楚兵,彼占地利人和,若强行攻打,势必会损失惨重,应当将其引诱出来。”

            公孙珀听取了孙叔敖的建议,继续每日在魏军的营寨外搦战,用粗鄙的言辞羞辱魏兵,希望能将营内的魏兵激出来。

            甚至于,为了达?#30342;?#26399;的效果,公孙珀还让麾下士卒当众侮辱那位魏公子姬润,说他是诞生怕死、欺世盗名的鼠辈。

            这一番言?#29301;?#27668;得魏兵们火冒三丈,可即便如此,魏军还是没有被激出来。

            公孙珀彻底没辙了,遂再次请教孙叔敖,而对此,孙叔敖也感到十分诧异。

            因为据他所知,那位魏公子姬润只不过才十七岁,按理来说正是血气方刚、?#20122;?#22909;胜的年纪,怎?#27492;?#20204;这般羞辱对方,对方?#27425;?#21160;于?#38405;兀?br />
            不得不说,赵弘润那是不清楚这件事,倘若他得知了此事,他多半会奉劝孙叔?#37066;?#21477;:别费劲了,就你们这种翻来覆去?#30343;?#20040;花样的脏话,如何能激怒本王?要不是本王自持身份,否则,随便从记忆力挑几段骂?#35828;?#35805;,早就将你们骂得吐血身亡了。

            如此又过了一两日,楚军每日在魏军营寨外尽挑难听的话羞辱,虽说让商水军的军心出现了些许骚动不安,但魏军仍旧没有什么异动。

            到了三月二十八日,孙叔敖终于放弃了,对公孙珀说道:“那魏公子姬润虽年纪轻轻,但似乎城府?#32435;睿?#24515;性亦坚韧,想要用激将将其逼出来,恐怕不成……既然如此,不妨试试引诱。”

            “如?#25105;?#35825;?”公孙珀问道。

            孙叔敖?#20102;?#20102;一下,说道:“上将军可以叫士卒们在魏军营寨前摆出一副傲慢之态,魏军见了,势必会趁机出营袭击。……将军您假装不敌,诈败将其诱离营寨。到时候,魏军孤军深入,我军预先埋伏两支军队,截断魏军的归路,魏军必败。”

            公孙珀想了想,点头说道:“就依你的计策。”

            次日,即三月二十九日,公孙珀与孙叔轲再次率领数万正军来到魏军营寨外搦战。

            上午依旧是像前几日那样,派数百名大嗓门的士卒在魏军营寨外大声羞辱,而待等到晌午时,楚军却并没有向前几日那样撤退,而是原地坐了下来,在魏军的眼皮底下埋锅造饭,看这样子,俨然是打算吃饱了之后继续骂。

            这个举动,将魏营内的兵将们气地不轻。

            ?#32610;?#26159;岂有此理!”

            商水军三千人将吕?#31354;?#22312;营内哨塔上,目视着营外那些楚军那狂妄嚣张的样子,气得一拳狠狠砸在旁边的柱子上,随即回头对他们商水军主将伍?#26432;?#25331;说道:“将军,请?#24066;?#26411;将带兵出战!”

            ?#21834;?#20237;忌注视着营寨外那些楚军的动静,微微摇了摇头。

            见此,吕湛低声说道:“将军,营外的楚军分明已变得傲慢,不将我军放在眼里,正所谓骄兵必败,?#38391;?#30095;于防范,末将率一支精兵骤然杀出,势必能赢取胜利!……这可是?#39057;?#30340;良机啊!”

            然而,伍?#21830;?#20102;这话却长长吐了口气,摇头说道:?#26263;?#19979;有命,不管情况如何,皆不许出战!”

            “可……可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吕湛难以置信地说道。

            看得出来,尽管他不敢?#38405;?#20301;肃王殿下的命令做出什么指责,但不可否认,他此刻心中极其愤慨。

            见此,同为三千人将的徐炯打圆场说道:“不如先请示一下殿下?……殿下知兵且善于用兵,若得知有这般良机,相信也定不会放过。”

            伍?#19978;?#20102;想,遂点头说道:“那好,你们俩呆在这里,不许轻举妄动,我去求见殿下。”

            说罢,伍忌告别了吕湛、徐?#32423;?#20154;,来到了赵弘润所在的帅帐,将营寨外楚军的动静告诉了后者。

            说实话,对此伍忌并不报多少期待,因此最近几日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命令,也让他?#34892;?#30475;不懂。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位殿下在听说此事后,脸上竟然露出了喜悦之色,更放声笑道:“终于等到了!”

            ?#26263;?#21040;?”伍忌一脸不解,诧异地问道:“莫非殿下这几日拒不出战,乃是骄兵之计?”

            听了这话,赵弘润哈哈一笑,摇头说道:“骄兵?不!倘若你果真将营外的楚军当成是骄兵的话,那我军可就完了……营外的楚军那是在诱你们,诱你们出营。倘若本王所料不差的话,一旦我军杀出去,营外的楚军势必诈败而逃,倘若我等紧?#20961;?#33293;,那么正好中其下?#22330;?br />
            伍?#21830;?#24471;满?#23576;?#35815;,纳纳说道:“那……不出战?”

            “不出战?为何不出?”赵弘润晒笑道:“楚军好意,将这么好的机会摆在我军面前,若不取之,岂不?#20960;?#20102;对方的好意?”

            伍忌?#35835;算叮?#38543;即好似恍然大悟般说道:“末将明白殿下的意思了,我军出营袭击,但不追击……”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弘润给打断了。

            “不,既要出营袭击,也要继续追击!”

            ?#21834;?#21548;了这话,伍忌眼中顿时浮现困惑不解之色,皱眉说道:?#26263;?#19979;,您不是说,若是我军追击,必定会被楚军所伏击么?”

            “那又怎样?#21487;?#19979;伏兵的,又不是只有那公孙珀。”说着,赵弘润招了招手,示意伍忌走到桌旁,随即指着桌上的地图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楚军应该会在这里,或者这里伏击,被伏击后,你莫要惊慌,折道返回即可。……当然,公孙珀不会眼睁睁看着你率军?#27704;耄?#20504;若本王没有料错的话,此间山坳,楚军应该也埋伏着一支兵马,用来到时候截断你回营的归路,因此,你走这条路,不回营寨,逃往这里……”

            ?#25942;?#23703;?”伍忌目视着地图上所标注的丘陵名称,眼?#26032;?#20986;几许不解之色。

            多半是看出了伍忌心中的困惑,赵弘润双手?#20808;?#27785;声说道:“在焦岗,有博西勒的至少三万川北弓骑埋伏在此,你将公孙珀引到焦岗,博西勒会出面助你。……焦岗距离寿郢西郊,有三十多里地,足够让博西勒麾下的川骑敞开马蹄追杀,叫那公孙珀所率的步兵,一个?#19981;?#19981;去!”

            『……』

            伍忌只听得心中剧惊,他这才意识到,原来眼前这位肃王殿下,胸中早已有?#39057;?#20043;计。

            甚至于,眼前这位肃王殿下,提前多日就?#35328;?#20808;猜到?#35828;?#20891;的企图。

            这份料敌于先,简?#37145;?#20046;其神。(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万汇游戏客服 pk10冠军万能6码公式 快三大小单双怎么算 极速时时计划13458 魔法师计划破解版 北京pk赛车官网彩世界 足球比分分析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杭州爱彩人合法吗 上海小姐上门特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