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601章:两县约赛
            安陵与鄢陵约赛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以惊?#35828;?#36895;度传遍了两个县城。

            彼此双方皆有数万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踊跃报名,简直比朝廷征募军?#36362;?#35201;夸张。

            也难怪,正所谓树活一张皮、人争一口气,自古以来有多少人毁在一张颜面上?

            更何况,无论是安陵也好,鄢陵也罢,双方县内的贵族势力皆在暗中引导这件事,这使得平民们的战意愈发高涨起来。

            双县约赛,日期定在五月初一,然而在四月二十九、四月三十的时候,两县的县民已有不少?#35828;?#27604;赛场地撑场子,搭建简陋的棚屋。

            毕竟赵弘润说得很清楚,这场比试,耗时甚长,几乎可以让两县的所有县民都参与其中,这样一来,一方输了,也怪不得对方。

            两县约赛的地点,就设在安陵县与鄢陵县交界的荒芜空地上。

            赵氏?#24187;?#30340;速度很快,没几天工夫,就已经在该地竖立起了一块高达两丈的巨大石碑,上刻着『界石』。

            之所以没有刻上鄢陵与安陵的词汇,那是因为赵弘润考虑到排名前后的问题,反正这玩意就算不刻字,两县县民也都晓得这是干嘛用的。

            这是用来扇对方?#22330;?#19981;不,这是用来确定两县县域范围的。

            五月初一,赵弘润换了一声崭新的锦袍,在宗卫卫骄、吕牧、?#34385;唷?#35098;亨、周?#28216;迦说?#25252;卫下,与三叔公赵来峪一同,乘坐马?#36947;?#21040;了较量场地。

            到那一瞧,嚯,人山人海,仿佛两个县的精壮男子都来到了?#35828;亍?br />
            而那犹如海潮般的助威声与奚落声,更是震地人心惊肉跳。

            这不,年过六旬的赵来峪,这位一辈子不知见识过多少大场面的老人,此刻亦是面色?#20004;簦?#21491;手死死地拄着拐杖。

            望着他紧张的模样,赵弘润恶意地猜测这老头是?#30343;?#26377;什么心脏方面的隐疾。

            “喂,让让,让让!”

            宗卫们一边保护着赵弘润与赵来峪,一边呼喊道上的平民退让,好在这边有商水军士卒维持秩序,否则,吕牧很怀疑他们是否能?#26041;?#36825;?#24179;?#28023;般的人潮。

            驻足于人海之中,赵来峪左右瞧了瞧,疑惑问道:“弘润,老夫家里那几个小子呢?”

            “在主持擂台呢。”

            赵弘润笑着说道。

            他比赵来峪眼尖,?#36824;?#22810;久就看到了赵成恂的身影,为赵来峪指了指方向。

            于是,赵来峪便拄着拐杖,与赵弘润又挤向了更?#23548;?#30340;人群。

            而此时在他们正欲前往的地方,设有一个擂台,约两丈方圆、一丈高,皆是用?#30340;?#25171;造,上面还铺着一层足足有一个指节后的羊皮。

            而在擂台上,十三公子赵成恂正站在擂台的角落,高举?#30452;郟?#22859;力喊道:“胜者!安陵!”

            “喔喔——”

            只见在擂台下,那些安陵人振臂欢呼,而其中混杂着一些鄢陵人,一个个咒骂连连。

            “还有谁?还有谁?”

            在擂台的中央,有?#24187;?#20116;大三粗的安陵壮?#28023;?#25199;着嗓子挑衅着台下的鄢陵人。

            听到此?#35828;?#25361;衅,有?#24187;?#37154;陵人按耐不住,爬?#20384;?#21488;,大声喊道:“鄢陵!”

            话音?#31456;洌?#22235;周就传来一片安陵人喝倒彩的声音。

            “嘘嘘——”

            而其中,还伴随着诸多咒骂与助威。

            “干死这个鄢陵人!”

            “干死他!”

            在众?#35828;?#21628;声中,先?#26263;?#32988;的那名安陵壮汉倨傲地望了一眼挑战者,随?#27492;?#26041;扭打起来。

            是的,扭打。

            不比兵器,也不比拳脚,而是比试摔跤。

            为何?因为摔跤是最消耗力气的,只要彼此力气、体力?#30343;?#30456;差过多,一方要战胜另外一方,除非摔跤技术非常好,否则非常消耗体力,而只有这样,才能在短短几日内,让两县多达十几万?#35828;?#21439;民,让其绝大数多人有上场的机会。

            ?#32422;好?#26377;上场就输,相比较在?#32422;?#19978;场的情况下还是输,自?#30343;?#21518;人更能让人信服。

            在赵弘润与赵来峪顿足围观的时候,台上那两个人,正彼此打地火热,虽?#36947;?#21488;上垫着厚达一个指节的羊皮,然而可别忘了羊皮下皆是?#30340;荊?#36825;摔一下,仍然?#30343;强?#29609;笑的。

            “这边……似乎都是安陵人?”

            赵来峪疑惑地望向赵弘润。

            “三叔公以为本王会作弊么?”赵弘润仿佛?#24378;?#25026;了赵来峪的神色,摇摇头说道:“这些擂台,总共有二十个,安陵十个,鄢陵十个,?#32610;?#26159;安陵主场,后者是鄢陵的主场,想要最?#26454;?#32988;,非但要守住己方的擂台,还要去将对方的夺下来……”

            “夺下来?就像那人一样?”

            赵来峪抬手指了指擂台上,只见在擂台上,那名鄢陵人居然击败了先前那位安陵的壮?#28023;?#22312;来擂台四周众多安陵?#35828;?#21650;骂与倒彩声中,扯着嗓子大喊:“鄢陵!”

            而此时,擂台上的赵成恂亦露出几许惋惜遗憾之色,不情不愿地喊道:“胜者,鄢陵!”

            “对,就是这样。”赵弘润笑着点?#35828;?#22836;。

            那名鄢陵人,用方才那名安陵壮汉的话,挑衅着台下的安陵人:“还有谁?!还有谁?!”

            他的大喊,引起附近众多安陵人义愤填膺。

            但不得不说,这个安陵?#35828;?#30830;厉害,居然接二连三摔倒了好几个安陵?#35828;?#25361;战。

            见此,赵来峪微微皱了皱眉,说道:“弘润,你这个……不太妥,若是一方用车轮战的话,再厉害的人也得输。”

            赵弘润闻言笑着说道:“这点,?#20197;?#23601;考虑到了。……抢下擂台,一分,之后没战胜?#24187;?#23545;方的挑战者,皆得一分。直到到傍晚太阳落山,?#36291;?#21344;据着擂台的一方,得百分。而最终,得分高的一方,便是这个擂台的胜方。”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笑笑说道:“?#20063;?#27809;有限制败者再次上场,只要你有体力,没有体力,?#30475;?#23601;是给对方?#22836;?#32780;已。”

            就在赵弘润向赵来峪解释的时候,擂台上爬上一人,冲着那名鄢陵人说道:“我来挑战你!”

            “唔?”

            赵弘润微微一愣,因为他发现此人是个熟面孔,正是他初至安陵的时候,在难民营地所结识的吕挚,一个?#27492;?#28040;瘦但实则力气不俗的男人。

            赵弘润?#37027;?#22320;笑了,因为他看到吕挚在?#20384;?#21488;后,在一番犹豫后,喊出了『安陵』两字。

            可事实上,吕挚是安陵人么?

            不,他是原鄢陵县人士。

            正因为如此,吕挚在喊出安陵两字后,他的心情也很别扭。

            于是,他又补充了一句:“原鄢陵县人士!”

            擂台底下的安陵人们?#35835;算叮还?#26059;即,这句话便给他们抛之脑后:原鄢陵县人士,眼下不也是他们安陵人么?

            “干死他!”

            “兄弟,揍死他!”

            在一阵阵如声浪般的助威声中,吕挚不负众望,最?#25112;?#37027;名战胜了好几名对手的鄢陵人摔得倒在擂台上气喘如牛,怎么也爬不起来。

            见此,赵成恂兴奋地喊道:“胜者,安陵!”

            “喔喔——”

            台底下的安陵人们振臂欢呼,那份热情,就连台上的吕挚,连心底多少仍对安陵人存?#34892;?#33445;蒂的吕挚亦忘却了那段彼此不和睦的恩怨,在一番满脸红光地呐喊后,亦忘乎所以地开始挑衅那些鄢陵人。

            仿佛彼此挑衅,已经成了约定?#22766;?#30340;习惯。

            “老夫终于明白,你为何要先暗自安陵城外的难民了……”赵来峪转头望了一眼赵弘润,似赞许般点点头说道:“两件事并作一件事解决,高明!”

            “呵呵。”赵弘润微微笑了笑。

            而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吕挚再一次战胜了?#24187;?#26126;显实力不如他的对手,因此引起了安陵?#35828;?#27426;呼。

            “好样的!兄弟!”

            “干死他们!”

            ?#27604;唬?#20063;引起了鄢陵?#35828;?#21650;骂。

            “太疯狂了。”

            瞅着四周那疯狂的氛围,赵来峪可能是上了年纪,心脏?#34892;?#21463;不了刺激,拄着拐着与赵弘润离开了。

            他并没有与孙子赵成恂打招呼,因为后者做得很好。

            虽说?#30343;?#36215;到一个喊话的作用,但似这种?#35835;?#30340;机会,可?#30343;?#38543;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捞到的。

            “疯狂?”

            赵弘润笑了笑,意有所指地说道:“这些人,原本就缺一个可以发泄的地方。……发泄完心中的邪火,人自然就舒坦了。”

            赵来峪望了一眼那些在擂台四周扯着嗓子大喊,暗自摇头:光喊就喊完了力气,还能上台么?

            ?#36824;?#35805;说回来,这未尝?#30343;?#19968;种发泄的途径。

            『此子……这招高明!』

            赵来峪心悦诚服,因为就连他,也不曾想到如此不可?#23478;?#30340;解决办法。

            “你有把握我安陵能胜出么?”

            赵来峪随口问道。

            听闻此言,赵弘润笑着说道:“我为何要有把握?安陵胜出也好,鄢陵胜出也罢,这与我何干?”

            赵来峪愕然地睁大了眼睛,?#36824;?#20180;细想想,他觉得赵弘润这?#26263;?#20063;对,因为后者?#30343;?#32473;了这帮人一个发泄心?#34892;?#28779;的途径,至于谁能谁败,还真的?#30343;?#37027;么重要。

            输了?不服气?来年再战呗!

            相信若干年后,这两帮人满脑子都是想着如?#35859;?#21435;年输掉的那些赢回来,或者来年继续保持胜利,继续去奚落败者,恐怕没几个人还记得最初双方引发矛盾的恩怨。

            而这,正是赵弘润这招最高明的地方:用一个不太重要的争执,偷天换日,?#37027;?#26367;换掉了两者间的民族对立情绪。

            想到这里,赵来峪暗自感慨,罕见地与赵弘润开了句玩笑:“若是安陵输了,恐怕非但礼部会找你麻?#24120;?#24481;史监也会以『有损国仪』的罪名弹劾你啊。”

            也是,魏人输给楚人,此事可大可小。

            “礼部?”赵弘润咧了咧嘴,没好气地说道:“礼部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呢!至于御史监,爱说说,反正我被弹劾也?#30343;?#19968;天两天的事了,多他一个不多。”

            “呵呵。”赵来峪晒笑着摇了摇头。

            而就在这时,人群中?#33080;?#38738;鸦众的?#38395;媯?#38468;耳对赵弘润低声说了几句,直听得后者微微皱眉。(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美式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手机app制作公司 不改料三肖六码3肖6码 单机麻将下载 十一选一胆全拖 重庆时时彩 武汉一条龙最好的酒店 时时彩哪个软件好用啊 东方之珠洗浴特殊服务 怎样才能打赢缅甸龙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