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491章:交锋
            『今日,有好戏瞧了……』

            第三次坐在内堂的那个位子,赵弘润瞥了一眼主位上对他冷笑连连的太叔公赵泰汝,以及东侧席位中怒瞪着他的三叔公。

            “弘润,今日,必须针对三川之事,做出一个结果。”

            那位前几日被赵弘润痛骂了一番的三叔公,今日仍旧是第一个开口的。

            不过在商讨三川之事前,这位三叔公开始对赵弘润毫无礼仪可言的坐姿展开了一番声讨,大抵可能是想挽回前几日被赵弘润痛骂一番的颜面,宣泄心中的怒气。

            而对此,赵弘润的态度却显得很?#39556;玻?#31505;着说道:“三叔公,?#19968;?#20197;为你更加心紧于三川之事咧,不曾想,我的坐姿,比三川之事更重要么?……三叔公,本王的坐姿,就这样让你不悦么?”

            三叔公闻言冷哼一声,冷冷说道:“当着老祖宗的面,似你这般坐姿,简?#31508;?#30446;无尊长,你看看堂内,还有谁似这般坐姿?”

            他指了指堂内的诸人。

            正如他所言,除了赵弘润以外,内堂内的那些人,无一?#30343;?#27491;襟危坐,哪怕是古稀之龄的太叔公赵泰汝,亦是挺直着背脊跪坐着。

            见此,赵弘润轻笑说道:“一个坐姿而已,何必如此在意?”

            “这岂?#30343;?#22352;姿?#31354;?#26159;礼仪!是教养!”三叔公冷哼一声,骂道:“似你这般没教养,天底下的人将会如何看待我姬姓赵氏一族?”

            听闻此言,赵弘润翻了翻白眼,在上下打量了三叔公几眼后,淡淡说道:“三叔公跪坐地……倒是规范,不过,本王还是未听说过三叔公的名讳。”

            “你……”三叔公顿时气噎,忍?#25490;?#27668;沉声说道:“那是你这小辈孤陋寡闻!……?#25103;?#21517;讳峪,比你年长两辈,来峪!”

            “赵来峪……”赵弘润一字一顿地念着,随即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没听说过。”

            三叔公赵来峪咬了咬牙,恨恨说道:“?#25103;?#24871;居上任宗府宗正一职,在?#30343;?#21313;年,你居然未听说过?哈!如此足可证明你孤陋寡闻。”

            “那可不见得。”赵弘润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我大魏六百万国民,分?#20960;?#22320;,三叔公以为,究竟是知晓『肃王弘润』的人多,还是『前任宗府宗正赵来峪』的人多?”

            三叔公顿时语塞。

            毕竟凭着一讨楚国、二讨三川两场大捷,赵弘润的名声早已遍传魏国。

            毫不夸张地说,十个魏人里面,最起码也有一半听说过『肃王弘润』,而『前任宗府宗正赵来峪』呢?若非王都大梁本地人,恐怕不会听说过这个名讳。甚至于,像文少伯这样出身小地方的魏人,根本连宗府都不清楚。

            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果然还是名气的关系吧。”赵弘润笑眯眯地总结道。

            听闻此言,三叔公心中愈发动怒,冷冷说道:“小辈,你别以为你侥幸打赢了几场胜仗,就有资格在宗府大放厥词,在?#25103;?#30524;里,你始终就是一个没教养的小辈!”

            “巧了!”赵弘润莞尔一笑,淡淡说道:“在本王眼里,三叔公你也就是一个只会倚?#19979;?#32769;的老东西而已。……你说本王侥幸打赢了几场胜仗?哈哈哈,怎么不见三叔公你『侥?#25671;?#19968;下给本王看看?眼下北边的韩国正威逼我大魏的山阳县,这有的是机会嘛,三叔公,你就不表示一下?”

            ?#21834;?#19977;叔公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见此,赵弘润眯了眯眼睛,嘲笑道:“看来,大放厥词的并非本王,而是某个自以为是的老东西……真窝囊啊,三叔公。”

            “你……”

            “你什么你?”打断了三叔公的话,赵弘润淡淡说道:“假若有朝一日,北边的韩国胆?#20202;?#29359;我大魏的利益,本王仍会?#23039;?#20891;队,前往征讨,并且以三叔公所谓的『侥?#25671;唬?#20987;溃来犯的韩**队。这是本王自以为身为姬姓赵氏王族,应当肩负的职责。……或许,三叔公也可以尝试一下,说不定那些韩人在瞧了三叔公挺拔的坐姿后,会退军甚至投降也说不定。”

            可能是前几日被赵弘润痛骂了一番的关系,三叔公今日的心理承受能力明显要比前几日出色,以至于在听到赵弘润的嘲讽后,也并未像前几日那样捂?#21028;?#21475;一副随时有可能晕厥的样子。

            他一脸厌恶地说道:“?#25103;?#19981;善军事,故而遭你讽刺……”

            “三叔公的意思是,自认在领兵打仗方面不如本王?哈哈,本王今年也才十六啊,三叔公啊三叔公,看来你果?#30343;?#31354;活了一辈子啊……”赵弘润摇着头大笑。

            三叔公气地面色涨红,还想理论几句,这时,就听主位上的太叔公赵泰汝淡淡说道:“来峪,今日?#30343;?#21830;谈三川之事,管其他作甚?”说罢,他瞥了一眼赵弘润,淡淡说道:“似弘润这般,只能证明他娘没教好他,并非是个贤惠的女子而已。哎,?#25103;?#24403;初就觉得,似那等平民之女,如何有资格入宫为妃呢?况且身体还虚弱……”

            听闻此言,方才还满脸嘲讽的赵弘润,面色顿时低沉了下来,冷冷说道:“赵泰汝,你说什么?”

            『……』

            赵元俨瞥了一眼满脸寒霜的赵弘润,一方面吃惊于后者居然敢对其太叔公指名道姓,而另外一方面,亦?#24213;?#25285;忧这件事愈演愈?#25671;?br />
            朝中众所周知,肃王弘润无论对谁都不假?#24039;?#20294;唯独有一人可以数落他,那便是凝香宫的沈淑妃。

            只有在被沈淑妃数落时,这位肃王才不会有丝毫的怨言,除此以外,哪怕?#30631;?#29238;皇魏天子,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小子都会寻思报复。

            “对?#25103;?#25351;名道姓么?”太叔公眼皮微垂,淡淡说道:“果然,有什么样的娘,就会生出什么样的儿?#27704;礎!?br />
            整个内堂,鸦雀无声,哪怕是那几位诸侯王,也已经察觉到赵弘润的面色有点不对劲了。

            突然间,赵弘润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21834;?#22826;叔公皱了皱眉,望着在堂内狂笑的赵弘润。

            “好好好。”半响后,停止了大笑的赵弘润抬头望向太叔公,沉声说道:“起初本王还?#34892;?#36807;意不去,可眼下,本王不会手下留情了……”

            说罢,他居然站起身来,像堂内众人一样正襟危坐。

            ?#30343;?#38754;色,阴沉地令人恐怖。

            “哼,虚张声势。”太叔公轻哼一声,淡淡说道:“快些决定吧,三川之事。”

            “?#31508;?#20040;?”正襟危坐的赵弘润淡淡说道:“我父皇还未到呢。”

            『……』

            太叔公望了一眼赵弘润,心中冷笑:你以为你父皇来了,就能替你撑腰?

            “好,就等你父皇来。”

            没过多久,魏天子便在大太监童宪以及三卫军总?#27785;?#26446;钲二?#35828;?#38506;伴下,踏入了内堂。

            魏天子诧异地发现,他儿子赵弘润的面色极其阴沉,而且杀气腾腾。

            『怎么回事?』

            魏天?#26377;?#19979;着实?#34892;?#19981;解。

            他绝没有想到,有人触碰他儿?#26377;?#20013;的逆鳞。

            而在见到魏天子到来后,太叔公一边吩咐宗卫羽林郎增添坐席,一边好似不?#22836;?#22320;对赵弘润说道:“好了,小辈,你父皇来了,快点结束吧,?#25103;?#20518;了,?#36824;?#22827;与你纠缠。”

            “老不死的,你?#21028;模?#39532;上就会结束的。”

            在魏天子惊愕的目光下,赵弘润淡淡说道:“诸位,既然人都到齐了,就按照那个老不死的所言,尽快结束这场闹剧吧。……我觉得,宗府的权柄过重了,应该予以削弱!”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三叔公皱眉望着赵弘润。

            而此时,三叔公亦忍不住冷笑道:“小辈,你在胡说些什么?你以为凭你一句?#21834;?br />
            说罢,他忽然愣住了,因为他发现,在场诸人中,就只有他一个人在说?#21834;?br />
            无论是坐在他右?#30452;?#30340;现任宗府宗正赵元俨,还是对面席位中那四位诸侯王,包括刚刚前来的魏天子,居然都没有一个人开口喝斥。

            『怎……怎么回事?』

            三叔公赵来峪惊骇地望着堂内诸人,而另外两位同辈的宗老,堂叔公以及小叔公,亦是满?#23576;?#24853;。

            『这劣子……做得漂亮!』

            此时,魏天子亦环视了一眼堂内,见赵元俨与那四位诸侯王皆?#20658;?#20316;哑,心下暗喜。

            他恨不得此刻开口声援儿子,但是,由于不清楚赵弘润是怎么办到的,为了谨慎起见,他并没有当即开口,也像跟没听到一样。

            堂内的气氛,变得?#34892;?#19981;对劲了。

            太叔公赵泰汝亦感觉出来了,他原以为那四位诸侯王不说话?#30343;?#19981;想被赵弘润的?#26087;?#36785;骂,可若是连赵元俨都抱持了沉默的话,那这件事就不太对劲了。

            “元俨?元俨!”太叔公唤着赵元俨的名字,可无论他怎么叫,赵元俨始终闭口不言。

            而此时,正襟危坐的赵弘润抬起头来,望着眼神已?#34892;?#24778;慌的太叔公,淡淡说道:“老匹夫,本王知道,你一定听说了本王前后拜访了成陵王?#20154;?#20301;族叔,还有二伯,但你根?#20037;渙系剑?#26412;王能说动他?#21069;桑俊?#26102;代不同了,似你们这些只会倚?#19979;?#32769;的老东西,该是时候让位了。哦,对了,本王已与四位族叔达成了协议,那一千万两银子的赔偿,他们不会出,而宗府也不会出,这笔钱,就由太叔公、三叔公两位的后人来偿还吧。还是那句?#21834;?#27809;钱,就变卖?#20063; ?br />
            太叔公难以?#30511;?#22320;望着赵元俨与那四位诸侯王,却见他们,依旧是?#20658;?#20316;哑,好似什么都未听到。

            而此时,赵弘润缓缓站了起来,手指太叔公,说道:“起身吧,老东西,这个位置不再属于你了!”(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版 足彩矩阵缩水16注 郑州酒店按摩小姐 我要牛牛看牌抢庄技巧 ssc平台一条龙搭建 三公网站 5a时时彩彩票网 北京赛車pk10非凡计划 彩天地官网 二人斗地主让牌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