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489章:说服 五
            『PS:在起点本书页面上,有一个“送上祝福?#20445;?#28857;击后进入送祝福页面,选择里面的送“祝福礼?#23567;保?#19968;人免费一次,这个人数会被记载入“本书荣誉”里面,为了使人数好看些,厚着脸皮求祝福哈,希望诸位书友帮我点击一下。最后一天啦,因此这章先发~』

            ————以下正文————

            『这不可能!?#20808;?#19981;可能!』

            眼望着赵弘润,其对面而坐的二伯赵元俨心中惊诧不?#36873;?br />
            要知道,似成陵王赵文燊、济阳王赵文倬、中阳王赵文喧、原阳王赵文楷他们四人,他们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迫使赵弘润对他们开放三川。

            而赵弘润之所以拒绝对贵族势力开放三川的目的,朝野其实也早已有人猜到:敲打贵族商贾、扶持平民商贾!

            这不,一部分?#26029;?#30340;贵族,当即求见了魏天子,贡献了一些手中的矿脉,还承诺立刻上缴过去拖欠朝廷的催款,并给予额外的三分利息。

            而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仍然拒绝与成陵王等国内贵族的势力接触,企图拖延时间,因此,后者想到了宗府,希望使宗府介入这件事,逼迫赵弘润服软。

            没想到,宗府非但没有使赵弘润屈服,反而加剧了这场冲突,使得目前三者间的最大矛盾,不再是赵弘润与以成陵王他们为代表的国内贵族,而变成了赵弘润与宗府的冲突。

            而?#36158;?#27492;事演变至这种地步的原因,正是成陵王等人。

            在这种情况下,成陵王岂会?#26029;?#36213;弘润这个原本的政敌?若是他们敢这么做的话,被他们牵扯到这件事中的宗府,那是绝对不会轻饶他们的。

            要知道,宗府之所以对赵弘润没辙,最关键的一点那是因为魏天子是他爹,宗府不可能真的关赵弘润十年二十年,而魏天子也绝不可能坐视他如今最器重的儿子在禁闭中蹉跎二十年的光阴。

            换而言之,若是宗府当真敢一意孤行,这就意味着与皇权撕破脸皮。

            然而,似成陵王这些国内的贵族,他们又有什么仗持,胆敢得罪宗府?

            要知道,只有宗府与魏国内的贵族势力联合起来,才能有制约皇权的力量,若是两者内部出现矛盾的话,魏天子的权势并不会畏惧其中?#39759;?#19968;个。

            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赵元俨不相信成陵王等人连这点都不清,被赵弘润几句话说得倒戈。

            『除非……除非这小子还攥着什么……』

            赵元俨深深地望了一眼赵弘润,由衷地感觉,这个侄子真的长大了,已有能力介入大人之间的权利游戏。

            不过话说回来,比起这件事,赵元俨更加头疼于赵弘润给他出的难题。

            只见他侧过脸去,望着开水鼎沸的炊鼎,随即又望了一眼手中新?#23376;?#33104;米参杂的米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若是个正常人,绝不可能将新?#23376;?*的米一起煮,可若是将后者挑出来的来,却恰恰中了赵弘润的计。

            当然,其实事实上,赵元俨可以故意做出气愤的样子,拂袖离去。

            但问题是,似这种耍赖的方式并不能解决问题。

            因为赵元俨是一个非常正直而古板的人,而这也正是赵弘润所敬重他的地方。

            而若是赵元俨以耍赖的方式逃避了来自小辈的“询问?#20445;敲次?#24248;置疑,他就会失去赵弘润对他的尊重,而赵元俨?#32422;海?#26085;后恐?#20081;?#27809;有什么底气继续像以往那样一本正经地训斥晚辈。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赵元俨的性格决定他不会选择旁门左道、投机取巧的方式。

            这不,在迟疑了良久后,赵元俨轻叹一口气,将米袋子放回了石桌上,随即抬头望着赵弘润,问道:“你……当真说服了成陵王等人?”

            “小侄岂敢诓骗二伯?#30475;?#20107;千真万确。”赵弘润信誓旦旦地说道。

            赵元俨闻言惊疑不定,皱眉道:“我要知道具体。”

            “具体就是……”赵弘润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给了赵元俨。

            “……”赵元俨疑惑地望了一眼赵弘润,随即接过纸瞅了几眼,口中喃喃念道:“推恩令……这是?”

            说罢,他好似瞧见了什么惊骇的事物,面色顿时大变,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赵弘润片刻,随即再次低下头,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地扫视纸张上的每一个字。

            足足过了有数杯?#39057;?#24037;夫,赵元俨这才长吐一口气,仿佛初次认识赵弘润般打量着后者,随即沉声说道:“此乃乱国之策,纵使是你父皇,也不会应允的!”

            赵弘润微微一笑,说道:“但这并不妨碍小侄拿它吓唬吓唬某些人。”

            赵元俨沉默了片刻,又说道:“成陵王他们,并非是单凭几句威胁就会忍让?#20180;?#30340;……还有什么?”

            “还?#23567;?#36213;弘润咂了咂嘴,颇?#34892;?#26080;奈地说道:“我答应了他们,日后带着他们一起玩耍。”

            赵元俨想了想,这才意识到赵弘润所说的『一起玩耍?#21804;?#22823;概就是『一起获利』的意思。

            就好比今朝的户部。

            要说此次赵弘润平定了三川,哪方获利最大,?#25970;次?#24248;置疑是朝廷户部。

            然而这句话,却让赵元俨满脸吃惊,简直比看到那《推恩令》更加吃惊,因为在他印象中,赵弘润可是非常排斥分利给贵族的。

            “这可真是意外……”望着赵弘润,赵元俨淡淡地嘲讽道:“没想到这次你为了对付宗府,居然做出这样的牺牲……看来,你是打定主意要让宗府一蹶不振了。”

            “二伯这话说的。”赵弘润抬手挠了挠脸,颇?#34892;?#23604;尬地说道:“弘润我也是姬赵的子弟,岂会是真的排斥族人?只不过,我讨厌有人在我碗里争?#24120;?#20877;者,某些?#19968;?#30340;吃相亦十分难看……事实上,我并不介意从碗里分几块肉给族人们,但是,最大的那块,势必得是我大魏的,谁敢动这块,小侄就剁谁的手。这一点,想必二伯也能理解吧?”

            “……”俨王爷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并未说话,看样子是接受了赵弘润的说?#24688;?br />
            只见他不动声色地将手中的纸张团成?#36865;牛?#20002;到了炊鼎下的炭火中,将其焚毁。

            见此,赵弘润一脸苦恼地说道:“二伯你这是做什么,这张纸小侄还有用呢。”

            俨王爷没有理睬赵弘润的抱怨,正色问道:“你想怎样?”

            听闻此言,赵弘润脸上埋怨的神色顿?#31508;?#25947;,压低声音说道:“小侄觉得,似太叔公、三叔公等宗?#24076;?#26082;已卸任,就不该再住在宗府。……我大魏多的是风景如画的山川。”

            “……”赵元俨瞥了一眼赵弘润,脸上丝毫没有惊讶的样子。

            显然,这件事他也已然猜到了。

            而他真正想问的,也并非是这个。

            “宗府……会怎样?”俨王爷问道。

            赵弘润略微一愣,在思忖片刻后,沉声说道:“数百年前,?#29486;?#23447;设宗府,原是为了管理姬赵一支,使对我姬赵一族做出?#22836;#?#21487;如今,宗府仗着身背后有国内无数贵族支持,居然插手国事……似这等先例,不可开。”

            尽管赵弘润并没有直言明说要如何惩治宗府,但其大意,赵元俨是听懂了,就是要重砍宗府的权利,以为警告。

            见此,赵元俨皱皱眉说道:“似这般,宗府颜面大损,如?#20301;?#26377;威信约束族人?”

            而就在这时,就见赵弘润嘴角扬起几?#20013;?#24847;,压低声音说道:“所以说,未免宗府颜面大损,威?#20185;?#22320;,必须有个人来承担责任!”

            『……』

            赵元俨眼神一凛,似不可思议般盯着赵弘润。

            谁来承担责任?

            这种问题根?#20037;?#26377;问的必要,眼下宗府谁威信最高、最具资格?

            『此子居然……』

            赵元俨望着赵弘润,心中剧惊,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赵弘润压低声音说道:“小侄不求二伯帮忙,二伯只要……保持沉默即可。”

            “……”赵元俨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再说什么。

            当晚,赵元?#19981;?#21040;宗府,便被赵弘润的那位太叔公赵泰汝叫了过去。

            “元俨,?#25103;?#21548;人说,你去了那可恨的小子的府上?”

            “是。”望着坐在主位上的赵泰汝,赵元俨低?#35828;?#22836;,恭敬地说道:“他命人绑了犬子弘旻,威胁我过府,说若是不去的话,就将弘旻丢到烟花柳巷的那些女人床上去……”

            “哼!”赵泰汝闻言顿了顿拐杖,冷冷说道:“居然敢如此放肆?”

            在下首,三叔公符合着说道:“此子狂妄自负,做事不计后果,若放任其继续施为,恐非我大魏之福。”

            太叔公赵泰汝老眼中闪过几丝异色,随?#27425;?#36213;元俨道:“元俨,那可恨的小子与你说什么了么?”

            赵元俨眼睑一垂,沉声说道:“弘润言道,宗府乃掌管姬赵一族?#22836;?#30340;府邸,不该介入国家之事,若是宗府再一意孤行,他那边……也不会再?#25512;?#20102;。”

            “他以为他今日在宗府,就?#39057;?#19978;是?#25512;俊?#22826;叔公狠狠地顿了顿拐杖,随即冷笑道:“?#25103;?#27963;了这么久,?#28216;?#35265;过如此狂妄的小子!也罢,就让?#25103;?#35265;识一下,他所谓的『不?#25512;唬?#31350;竟是怎样的不?#25512; ?br />
            『……』

            抬头瞄了一眼怒气冲冲的太叔公,赵元俨在心底无声地叹了口气。

            最终,他没有透露与赵弘润详谈的实情。(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双色球赚钱 重庆时时官网app下载 大连车展车模美女图片 福建时时中奖规则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包胆独胆 图日本十大最美av女优排行榜 成都沐足经理招聘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上海彩票幸运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