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371章:巧遇青羊 三
            “喂,魏国的小子,最近几日,在我三川之地上屠杀我族子民的,是你们魏国的军队吧?”

            当那个邋遢男人用满是敌意的口吻说出这话时,帐内的气氛仿佛凝结了一般。

            “哈瓦图,姬润是我青羊部落的朋友。”

            族长阿穆图闻言不悦地开口道。

            此时,乌娜小声在赵弘润耳边说道:“靠近乌兀大哥的那人,是爹爹的族兄弟哈瓦图,他旁边的那人,是我爹其中一个女?#35828;?#24351;弟,扎契。”

            羱族人很少用叔叔、舅舅来称呼某位长辈,除非是非常亲近的。否则,他们一般会直接?#35828;?#23558;叔叔、舅?#35828;?#23450;义称之为『我爹的兄弟』或者『我娘的弟弟』,并且在当面遇到时,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

            因此,似乌?#26085;?#33324;对赵弘润私底下介绍的用词,就说明哈瓦?#21152;?#25166;契两人,与她并不亲近。

            “朋友?”叫做哈瓦图的男人冷哼了两声,不?#25512;?#22320;说道:“族长,近来几日的三川都传遍了,魏人在挑起战争!他们要将我们赶出三川!”

            “你胡说!”还未?#26085;?#24344;润表态,乌娜便已忍不住说道:“魏人很友?#39057;模?#24403;初在合狩的时候,魏?#35828;?#29579;便托人向爹爹转达,说『魏国愿意继续遵守乌须之誓』。”

            哈瓦图皱眉看了一眼乌娜,不?#25512;?#22320;呵斥道:“你这?#23601;?#36234;来越?#36824;?#30697;了,我看你是被这个魏人迷昏头了!?#34892;傲耍 ?br />
            “你才?#34892;傲四兀 ?#20044;娜愤愤地还嘴道。

            哈瓦图闻言脸?#20185;?#36807;几分怒色,刚要张口,忽听阿穆图沉声说道:“行了!……乌娜,你若想留在这里,就闭上嘴,不许再说话!”

            ?#21834;?#20044;娜愤愤不平地望了一眼阿穆图,噘着嘴在?#24039;?#38391;气。

            见此,赵弘润轻轻握了握她的手,?#24213;?#23433;抚着她。

            『阿穆图大叔还真是溺爱乌娜啊……』

            赵弘润?#24213;?#24819;道。

            他刚才看的清清楚楚,就在哈瓦图呵斥乌娜『?#34892;啊?#30340;时候,阿穆图皱起了眉头,不悦地看了哈瓦图一眼。

            显然,阿穆图是心疼乌?#26085;?#20010;小女儿的,但?#35805;?#27861;,哈瓦图终归是他的族兄弟,是乌娜的长辈,似乌?#26085;?#33324;顶嘴,的确是不规矩。

            『看起来,这个哈瓦?#21152;?#38463;穆图大叔的关系似乎并不好啊……』

            赵弘润一边轻轻捏着乌娜的小手,一边?#24213;?#35266;察着。

            而此时,阿穆图已将目光转向了赵弘润,沉声说道:“润侄,你六叔与我乃是好友,你与我青羊部落,亦有一份……唔,交情,大叔希望你如实地将你所知的情况告诉我们。”

            “阿穆图大叔你问。”

            “大叔问你,贵国是否派出了一支军队,正在屠杀我三川之地的族人么?”

            望着阿穆图诚恳的目光,正襟危坐的赵弘润低?#35828;?#22836;,满脸歉意地说道:“实在非常抱歉。”

            言下之意,赵弘润承认了。

            听闻此言,阿穆图长长叹了口气。

            而在其下首,哈瓦图冷笑着说道:“族长,你看吧,魏人说什么借道,其实分明就是要将我们三川族民赶尽?#26412;?#22842;回这片土地。……这是战争!是魏人挑起来的战争!”

            『这?#19968;?#20160;么意思?』

            赵弘润?#34892;?#30097;惑地望了眼哈瓦图,?#39556;?#22320;说道:“不,我大魏绝无要夺回三川之地的企图。”

            “你?你可以代表魏国么?”哈瓦图不屑地说道。

            话音?#31456;洌?#20044;娜哼声插嘴道:“我的姬润当然可以代表魏国,他是魏王的儿子!”说着,他冲着哈瓦图吐吐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这?#20800;?#21704;瓦图可顾不上呵斥乌娜?#36824;?#30697;了,只见他震惊地望着赵弘润,惊声问道:“你……你是魏王的儿子?!”

            苦笑着望了一眼怀中的乌娜,赵弘润正色说道:“不错,我乃大魏之王膝下第八子,王衔『肃王』。”

            听闻此言,哈瓦图面色大喜,转头对阿穆图说道:“族长,太好了,咱们拿下这小子,交给羯角部落。……魏王的儿子,哈哈,就用他来威胁魏国的军队。”

            然而,阿穆图?#30343;瞧骄?#22320;看着他,冷冷说道:“你是要?#39029;?#21334;朋友么?”

            “朋友?”哈瓦图闻言愤然说道:“魏国的军队都打到我们三川之地?#20384;?#20102;,难道族长你要跟这个叫做姬润的魏国小子做朋友?”

            阿穆图闻言正色说道:“姬润是姬润,魏国是魏国。……哪怕我们青羊部落与魏国开战,只要姬润并未作出损害我们青羊部落的事来,那他就是我们青羊部落的朋友!……出卖朋友,是可耻的!”

            “你简直……”哈瓦图气愤地瞪视着阿穆图,忽然,他大声喊道:“来人!”

            话音?#31456;洌?#24080;外涌入几名身强力壮的青羊族人。

            见此,阿穆图怒声呵斥道:“哈瓦图,你要做什么?!”

            只见哈瓦图望了一眼阿穆图,沉声说道:“你会把青羊部落推向覆灭的!”说罢,他抬手指着赵弘润,下令道:“小伙们,抓住这个魏国的小子!”

            ?#20843;?#25954;动手?!都出去!”阿穆图面色铁青地喝道。

            但是,不知为?#21361;?#37027;些闯进来的羱族男人,似乎更加听从哈瓦图的话,提着武器便朝着赵弘润围了过来。

            见此,芈姜眼神一冷,手中的利剑亦抽出了半截。

            而沈彧更是立马站起身来。

            可就在这时,赵弘润却淡淡说道:“坐下,沈彧。……芈姜,把剑收回去。”

            芈姜与沈彧闻言一愣,待?#20174;?#36807;来时,那几名羱族男人手中的兵刃,已架在了赵弘润的脖子上。

            “你们要做什么!”乌娜尖叫一声,便想去推开那些兵刃,不过,赵弘润唯恐?#35828;?#22905;,将她的手抓住,揽到了怀里。

            在这明?#39751;?#21361;机关头,赵弘润却忽然笑着问道:“乌娜,这些人怎么不听你爹的话啊?”

            乌娜?#35835;?#24867;,望着赵弘润兵刃加身却面不改色,芳心砰砰直跳,不知怎么也不再惊慌了,闻言解释道:“他……他们是哈瓦图的子侄。”

            “喔,是这样啊。”

            赵弘润恍然大悟地点?#35828;?#22836;,旋即抬头望向?#24742;?#37027;个表情也?#34892;?#22855;怪的哈瓦图,微笑着问道:“哈瓦图对吧?你命人对本王利刃加身,是要挑起战争么?”

            『这小?#19968;鎩?br />
            阿穆图本来满脸震怒,可如今见赵弘润如?#35828;?#23450;,心下倍?#32961;?#24322;之余,竟并未再做阻止,而是静静地在旁观瞧。

            “挑起战争?”哈瓦图颇感意外地望着毫不畏惧的赵弘润,冷冷说道:“是你们魏国率先挑起了战争!”

            赵弘润闻言笑了笑,说道:“话虽如此,可是这场战争中,是?#35805;?#25324;青羊部落的。……切确地说,这场战争与羱族人无?#20800;?#30446;标就?#30343;?#32687;角部落!……唯有羯角部落,我大魏势必要将其摧毁。他们若有一万人,便杀其一万人,若有两万人,便杀其两万人。待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再无羯角部落!……你知道为什么么?”

            “为……为什么?”哈瓦图问道。

            “因为羯角部落,在合狩时挑衅我大魏。”说罢,赵弘润冷冷地望了一眼哈瓦图,面无表情地说道:“就跟你现下正在做的事,一样。”

            『这小子……好邪门。』

            望着赵弘润那面无表情的?#24120;?#21704;瓦图隐隐?#20804;?#21518;?#27785;?#39125;飕的感觉,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勉强笑道:“尽说那些没用的,你如今岂?#30343;且?#33853;在我们手里?”

            “不。”赵弘润摇了摇头,抬手?#36214;?#33416;姜,正色说道:“且不说别的,单单是本王的这位护卫,?#30343;亲?#22840;,若是?#39057;?#22905;暴起杀人,只要一眨眼的工夫,就能杀光帐内所有人。……但本王不希望如此,因为本王视青羊部落为朋友。”

            『这小?#19968;鎩?br />
            阿穆图闻言眼中闪过几丝笑意,在旁插嘴道:“哈瓦图,我亲眼所见哦,合狩时袭击我青羊部落的马贼,那名护卫一个人所杀的,便抵得上?#31508;?#25105;们所有人。……十个你,也?#30343;?#20182;的对手。”

            ?#21834;?#21704;瓦?#30002;?#22836;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芈姜,后者淡淡地望了一眼他,眼神仿佛无声地透露着一个讯息:你要试?#24742;矗?br />
            “可你眼下在我手?#23567;?#21704;瓦图重重说道。

            “喔?”赵弘润闻言轻笑一声,拍拍乌娜的后背示意她起身,旋即,他无视架在脖子上的兵刃,在哈瓦图惊愕的目光中站起身来,微笑着说道:“可本王并不这么认为。……你不敢将本王交给羯角部落的,因为本王非但是魏王之子,更是此番征讨羯角部落的先行军的主帅,本王麾下,除了那支你口中所说正在屠杀三川族民的砀山军外,还有两万兵甲齐备、装备有我大魏最新战争兵器的商水军!……若是你将本王交给了羯角部落,那么,非但再没有人能够阻?#39740;?#23665;军对羱、羯、羝三族?#35828;?#23648;杀,并且,二万商水军亦对对三川之民展开疯狂的报复,到那时候,三川这片肥沃的土地,将彻底论为血肉战场。……然而,这并没有结束。”

            顿了顿,赵弘润直接抬手移走了架在脖子上的那些兵刃,毕竟那些持刀的羱族男人早就已经是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

            “对,还没有完!?#34987;?#32531;走到哈瓦图身前,赵弘润轻笑着说道:“在此之后,是来自我大魏的报复,你真以为,掳掠、杀害?#24187;首櫻?#36825;份仇恨是随随便便化解地?#35828;?#20040;?本王告诉你,绝无可能!……一旦本王在三川亡故,我大魏近千万国民,数十万军队,将对三川展开不死不休的战争!五年?十年?二十年?不,这场仗会一直打下去,直到其中一方……?#24187;?#26063;!”

            可能是被?#22909;?#26063;』之词给吓到了,哈瓦图双腿一软,竟瘫坐回了席位?#23567;?br />
            见此,赵弘润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举起盛放羊?#21497;频哪就?#26479;,给哈瓦图倒了一杯,口?#34892;?#30528;说道:“是故,双方还是作为朋友,好好相处吧。”

            ?#21834;?#21453;复几次瞅着赵弘润的面色,哈瓦?#25216;?#30058;踌躇,最终还是?#20284;?#20102;那只角杯。(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全天澳门时时彩 北京pk拾计划官方 万人游棋牌 中彩堂 广东福州沐足店转让 旺旺棋牌代理 3d组选包胆组六计算 亿宏国际是真的吗 内衣车模美女 金库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