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三百一十一章:良机
            六月七日,很罕见地在一夜梦里,赵弘润并未梦到与芈姜在床榻上缠绵,他梦到自己在啃一块榴莲肉。

            不过,等醒来后他才发现,他嘴里竟然塞着一只他昨日脱下来随手丢在床沿的袜子,这实在让他恶寒了好一阵。

            随手将沾着他唾液的袜子丢在一旁,赵弘润下了床榻。

            没走几步,他就听到外室传来阵阵仿佛闷雷般的呼噜声。

            他披着外衣走向外室,一眼就瞧见宗卫?#28082;?#27491;大刺刺地躺在一张小床上呼呼大睡,一边打呼噜,一边时不时地用手抓抓袒露的胸膛,睡相简直惨不忍睹。

            『……』

            赵弘润无语地摇了摇头,走过去将那条有一半掉落在地的被子?#35835;?#36215;来,随手丢在?#28082;?#36523;上。

            “唔?”

            睡得迷迷糊糊的?#28082;?#32531;缓睁开了眼睛,恍惚地唤了一声“殿下?#20445;?#26059;即愣头愣脑地问道:“殿下,啥时辰了?”

            “巳时。”赵弘润颇?#34892;?#26080;奈地说道。

            “喔。那差不?#21908;?#21507;饭了。”五大三粗的?#28082;?#20174;小榻上翻身坐了起来,那沉重的身体压得身下的床板吱嘎作响。

            对于这个憨货,他有时候实在?#34892;?#26080;奈,护卫比被护卫的人睡地还死,那宗卫们睡在外屋做什么?

            待等?#28082;?#31359;上衣服,一主一仆便走向了北屋的前殿。

            歇了几近二十日,赵弘润今日打算到冶造局转转,毕竟昨日冶造局的?#37325;?#29579;甫派人传来消息,他们已经烧制出了一批耐火?#20918;?#28201;性好的火砖,并且用这种砖在一座由工部帮忙开挖的地炉内砌盖了一座火炉,这就意味着,赵弘润短暂的休假就此结束,将正式着手冶铁之事。

            眼下还未到吃饭的点,赵弘润想了想,放弃了在王府内用饭。决定先到冶造局去,反正冶造局也能凑合一顿饭。

            在从北屋前往前院的?#23616;校?#36213;弘润不时见到身穿着甲胄的府卫朝他行礼。

            这些府卫,几乎年纪都在四十岁左?#25671;?此?#36831;暮,但若是有谁敢小看他们,胆敢挑衅他们,相信迟早会吃苦头。

            毕竟这些?#39556;?#22312;四十岁左右的府卫,那可都是浚水军出身的老卒。尽管他们的力气与灵敏已不如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但事实上,那些年轻气盛的年轻人在这些老卒面前几乎讨不到便宜。

            毕竟这些,皆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的老卒。

            而这些人,便是『肃王卫队』,是守卫肃王府以及护卫赵弘润出行的卫队,同时也是他这位肃王的门面私兵。

            其实说起来,赵弘润起初是打算直接从宗府的羽林郎中挑选的,毕竟在他看来,他年纪最小的弟弟赵弘宣身边都已有了宗卫。而宗府却仍然在不时地收养?#38706;?#23558;其训练为宗卫。而此时那些训练出来的宗卫们,十有八九会被投入羽林军中,作为保护宗府的军队。

            宗卫,那可是比浚水军的士卒们更加全面,毕竟浚水军?#30343;?#23558;人训练成一名英勇善战、训练有素的士卒,而宗卫,则是从小被宗府当成将领训?#25918;?#20859;,除了武艺外,还被要求读书认字、学习一些用兵的谋略。两者完全不?#19978;?#25552;并论。

            但遗憾的是,赵弘润的请求被宗府驳回了,宗府拒绝再增派宗卫充当他肃王府的卫队,因为宗府觉得此举不符合『宗卫制』。气地赵弘润私底下好生腹绯了宗府一番:一群老顽固!

            对此,赵弘润真的?#34892;?#22833;望,毕竟谁不希望自己的私兵能以一当十呢?

            在了解了沈彧、?#28082;?#31561;宗卫们的实力以及训练他们的方式,如今再要赵弘润找一批寻常人?#27067;?#32899;王卫队,他着实不乐意。

            但没办法,宗府恪守着『宗卫制』。只?#24066;?#27599;位?#39318;?#37197;备十名宗?#38647;?#20026;最初的班底,多一人也无,这使得赵弘润只能退而求其次,从浚水军的退伍老卒想办法。

            『要是有朝一日能将羽林军弄到手……那就好了。』

            一边朝着那些从浚水军退伍的老卒们点头打招呼,赵弘润一边暗暗想道。

            只不过他也明白,除非他日后坐上他二伯赵元俨的位置,接替后者担任宗府的宗正,否则,想要?#20945;?#32701;林军,简?#26412;?#26159;痴人说梦。

            与其想这些不切实际的,还不如自己训练一支军队。

            事实上兵源赵弘润是有的,毕竟他手中攥着?#27785;?#20891;与商水军两支军队,尽管这两支降军名义上是受到朝廷兵部管辖的,但相信明眼人都看得明白,刨除了魏天子外,究竟谁才能调动这两支军队。

            遗憾的是,赵弘润并没有拿得出手的善于训练士卒的将领。

            『也不晓得那位三伯到哪了……』

            赵弘润不由地想到了六王叔赵元俼口中所说的南梁王赵元佐。

            “南梁王到大梁了么?”

            赵弘润回?#36153;?#38382;道,可待等他仔细一看,才意识到身后跟着的是?#28082;啵?#20110;是就?#30475;?#24403;做没问了。

            毕竟在身边负责打探消息,一向是高括、种招等人,至于?#28082;啵?#20284;这等憨货要他冲锋陷阵倒是合适,打探消息?呵呵。

            穿过庭院时,赵弘润惊讶地在林园旁的水池边瞧见了芈姜,此女微笑着看着玉珑公主、芈芮与羊舌杏几女在水池旁光着脚丫子戏水。

            赵弘润本来想提醒她们小心掉到水池里,不过待一?#27492;?#27744;旁还跟着好些府上新收的侍女与好几名府卫,他索性也就懒得喊?#20658;恕?br />
            不过意外的是,芈姜似乎还是发觉了,扭过头来望了一眼赵弘润与?#28082;唷?br />
            不知怎么,赵弘润总感觉芈姜嘴角那一抹淡笑,仿佛有什么深意?#39057;摹?br />
            唔,感觉是挺腹黑、挺得意的嘲讽。

            『那女人发得什么疯?』

            赵弘润不解地多看了芈姜几眼。

            忽然,他心中微微一愣。

            要知道前几****心情最焦躁的时候,一看到芈姜就隐隐有种冲动,仿佛要将其扒光了丢到床榻上那啥,但今日,情绪出乎意料地?#39556;病?br />
            『那玩意终于放弃蛊惑我了?』

            赵弘润?#34892;?#22256;惑。

            他想了想,决定等从冶造?#21482;?#26469;时,与芈姜好好谈一谈。毕竟那青蛊所带来的影响莫名其妙地就消失了,这不一定是什么好预兆。

            待?#26085;?#24344;润乘坐马?#36947;?#21040;冶造局时,冶造局?#37325;?#29579;甫竟然就在司署的府门前恭候。

            “王?#37325;?#30693;道本王要来?”

            下了马?#25285;?#36213;弘润好奇地问道。

            王甫笑了笑。恭敬地说道:“以肃王殿下对冶铁一事的上心,下官昨日派人通知?#35828;?#19979;,就猜到殿下今日必定会来。”

            “嘿!……那你在?#35828;?#20102;多久了?”

            “呃,不太久,不太久……”王甫的表情显得?#34892;?#24618;异。相信他恐怕很早就在?#35828;?#30528;了。

            “王?#37325;?#30340;心意本王明白,不过日后,这种虚礼就免了吧,本王更希望你拿出些什么更实际的功劳来,而?#30343;?#26485;在这里浪费时间。……别忘了,咱们冶造局要抓紧时间,成为我大魏的标准。”

            听闻?#32597;?#20934;』两字,王甫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肃然起来,也?#21387;郑?#27605;竟赵弘润所提出的口号。早已成为冶造局上下为之奋斗的目标。

            想想也是,成为大魏一切工艺的标准,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对了,殿下,兵铸局昨日派人过来了……”

            “兵铸局?”赵弘润皱了皱眉,疑惑问道:“他们来做什么?”

            王甫低?#35828;?#22836;,说道:“兵铸局要求我冶造局替他们熔炼一批铁胚,用于打造武器与甲?#23567;!?br />
            “回绝他们!”赵弘润二话不说就说道。

            然而,王甫听了这话,脸上却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小心翼翼地提醒道:“殿下,可兵铸局拿出了兵部的任务文书,上面还盖着垂拱殿的朱印……”

            『……』

            赵弘润脸上露出了几许惊讶之色。

            兵铸局拿出了兵部的文书,这不算什么。这只能说明这件事由兵部牵头罢了,但赵弘润同样可以回绝,毕竟如今别说兵部管不到冶造局,包括工部在内的其余五部府衙都管不着。

            可是,文书上盖着垂拱殿的朱印,这就不好回绝了。

            这意味着。这件事是赵弘润的父皇魏天子点头的。

            『奇怪……父皇应该不会介入此事啊。』

            赵弘润觉得?#34892;?#32435;闷。

            要知道,他之所以拒绝了兵铸局曾经的要求,就是想让朝廷六部二十四司意识到,他冶造局已不同于以往,不会再白白给其他司署打下手。

            前一阵子兵铸局?#37325;?#26446;缙所疼爱的外甥郑锦来威迫冶造局时,赵弘润为了杀鸡儆猴,不惜得罪李家人,也狠狠地教训了郑锦一番。

            而这件事,魏天子却?#28216;?#19982;赵弘润谈及过。

            论其?#24615;?#30001;,显然不可能是魏天子不知情,更应该是魏天子猜到赵弘润想要做什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曾经默许的事,如今,魏天子又暗示冶造局给兵铸局帮忙,这就有点奇怪了。

            “兵铸局?#24202;?#21450;打造那批军?#35813;矗俊?#36213;弘润疑惑地问道。

            王甫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殿下不知,驻军六营的更替军备,事实上兵铸局没有我冶造局的帮助,堪堪也能完成……但是,垂拱殿追加了军备。”

            ?#30333;?#21152;?”

            ?#29677;牛 ?#25105;是从兵铸局的人口中得知的,垂拱殿要求兵铸局在今年年底之前,打造五万套武器与铠甲,兵铸局的人都要疯了。”

            『五万套?乖乖……』

            赵弘润闻言也吃了一惊,要知道兵部原先就有驻军六营那合计八万套装备的订单,如今又追?#28216;?#19975;套,还勒令在今年年底之前必须打造出来,也?#21387;?#20853;铸局的人要发疯。

            『难道说……』

            联想到六王叔所传回大梁的有关于陇西的消息,结合魏天子将『南梁王赵元佐』这位善于领兵与用兵的王爷召回大梁,以及眼下垂拱殿下令兵部,让兵铸局追?#28216;?#19975;套装备,赵弘润心底多少已有数了。

            『这,似乎是个光明正大抢兵铸局饭碗的好机会!』(未完待续。)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博众时时彩官方网站 巅峰娱乐输了几十万 pk10预测软件免费 牌九至尊超级版 pk10专家预测软件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龙虎斗押注口诀输5赢6 奥地利秒速时时开奖 二人扑克牌可以玩什么 世界杯外围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