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六十三章:闾氏一族『打赏加更3/19』
        ?

            ps:?#34892;弧?#36827;击の瓜子?#31508;?#21451;万币打赏,目前是3/19。要?看??书·1书k?a?nshu·cc我尽量在本月前还清债务。另外,到月底打赏机制暂时停止,我要改变战略,等我有十更存稿的时候再开始打赏机制,不然真的太累了。

            ————以下正文————

            “肃王殿下决定给予我平阳军拨给军饷?”

            在屈塍攻克闾氏之城,正准备继续挥军往南时,他收到了来自后方的消息。

            不得不说,这个莫名其妙的优惠待遇,让屈塍觉得?#34892;?#32435;闷,直到他问起事情经过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肃王殿下是想更改掉楚人战后肆意杀掠的恶习。

            恍然之余,屈塍针对赵弘润?#38405;?#20123;做出恶行的平阳军士卒的惩罚,在心中给予高度的赞赏。

            由于屈塍是熊氏屈姓的贵族旁支出身,因此心?#24515;?#20813;也存在着等级观念,因此,说实话他并不在意赵弘润麾下的魏兵在此番进军楚国时杀死多少楚人,因为地位越高的贵族,他们更加在意自己以及自己家族的利益,并不怎么在乎其他楚人。

            但不可否认,赵弘润以及他麾下魏军的素养,让屈塍不由?#34892;?#21507;惊。

            他不禁感慨,魏国虽小,军队数量亦远不如楚国,但是魏国所培养训练出来的精锐魏兵,无论是作战能力还是素养,均要?#23545;?#36807;楚兵。

            而最让屈塍感慨的,还是赵弘润对待那些做出恶行的平阳军的惩戒方式,诚可谓是赏罚分明。

            相信如此一来,那位肃王在平阳军中的威望必定大为提升……

            屈塍暗暗估计着。

            而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毫无偏差。

            当平阳军的士卒们得知那位魏国的肃王殿下为了杜绝类似彭氏一族城内那丑陋的恶行再次生,决定给予平阳军全体兵将军饷时,几乎所有的平阳军兵将都为之欢呼。

            要知道在楚国,军饷那是一个极其陌生的词汇,别说一般的楚兵,哪怕是似屈塍、晏墨这些将军们。又何尝领到过什么军饷?

            哪个?#30343;?#22312;攻克城池后,瓜分敌城的财富?

            从这点上看,赵弘润似乎断了平阳军众兵将的财?#32602;?#20294;对此后者?#27425;?#20160;么不满。?一看书??w?ww?·1?k?an?sh?u?·cc毕竟赵弘润也相应地给予了补偿:军饷,以及战后的赏赐。

            在这两者的利诱下,平阳军的士卒们决定舍弃掉曾经的恶习。

            毕竟眼下攻打的,那可是他们楚国的城池,难道要学那些个此刻已被剔除军籍的?#19968;?#20204;一样。为了一点小钱,抢掠自己本国的百姓,然后被那位赏罚分明的魏国肃王殿下剔除出军队?

            反正也有军饷,还有战后的封赏,用这些钱足以养活家人,又何必做出那等不耻之事呢?

            还别说,如今平阳军上下,谁不在大骂着那些个抢掠、杀害自己本国百姓的原平阳军士卒?#20811;?#28982;保不定他们其实也想过,但是在如今这个大风向面前,没有一个人敢提出异议。

            “请回覆肃王殿下。屈某必定会约束麾下士卒,绝?#30343;?#20877;有类?#39057;?#20107;生,请肃王殿下?#21028;摹!?br />
            “好的,小的即可回禀肃王殿下。”

            晏墨派来通知屈塍麾下平阳军大部队的传令兵,在屈塍信誓旦旦的保证下恭敬地告?#25250;?#24320;,将屈塍的?#20174;?#20256;给了赵弘润。

            说实话,对于屈塍,赵弘润十分?#21028;模?#27605;竟屈塍是一个有野心并且很聪明的人,他在乎的是他日后能否在赵弘润的支持下。安稳地在魏国立足,最好能混入大魏军方,掌些兵权,否则。?#21046;?#20250;不遗余力的替赵弘润攻打那些大氏族,而他本身?#27492;?#27627;不趁机取城内的财富呢?

            但对屈塍的?#21028;模?#24182;不代表赵弘润对屈塍麾下那一万五千名平阳军士卒也同样?#21028;模?#36825;不,光是两千人将侯柏麾下的区区两千名平阳军中,事后便查出有两百多名平阳军士卒曾借机抢掠他们楚国的百姓。这个比例,让赵弘润很是担心。

            他可不希望被这群人,影响了魏人在楚人心中的印象,因为这种事,到最后楚人十有**会将那些恶名戴在他赵弘润的脑袋上,毕竟平阳军眼下正是他麾下的军队。

            若是这股邪风不立即制止,相信那些平阳军士卒用不了多久便会效仿,而这帮人所作出的恶习,恐怕最后还得由他赵弘润来埋单。??一?看书1·cc

            毕竟天底下有几人会相信,抢掠楚民的竟然?#30343;?#32032;有?#29916;?#30340;魏人,而是同样楚军出身的平阳军呢?

            最?#24187;?#30340;是,眼瞅着平阳军们烧杀抢掠,魏军士卒会不会因此心生什么想法呢?

            如若魏兵心中也产生了类?#39057;南?#27861;,那就太糟糕了。

            要知道这股风气,会直接摧毁一支素养优良的军队,这是赵弘润万万不能接受的。

            好在赵弘润及时提出的赏罚机制,算是暂时遏制了这股军中风气。

            当晚,赵弘润便使大军进驻了闾氏一族的城池。

            记得在彭氏一族的城池内,由于一部?#21046;?#38451;军士卒的关?#25285;?#23548;致赵弘润的心情不太愉快,因此,也就?#25381;行?#33268;去参观晏墨口中那奢华的氏族庄院。

            但是在这座闾氏所筑的城池内,由于赵弘润的惩罚机制已传至平阳军的大军上下,让那些平阳军士卒清楚认识到,在战后对已占城池做出杀烧抢掠之事将会被剔除出军队,因此,这次倒是没有什么赵弘润不希望看到的事情生。

            而这,也使担任向导的晏墨心中大大松了口气。

            “好大的内城。”

            赵弘润的一声惊呼,打断了晏墨暗暗庆幸的思绪。

            只见此时,晏墨已将赵弘润带到闾氏一族的内城,即闾氏一族家族成员所居住的地方,而?#30343;?#22806;城,那些闾氏的家奴、田农所居住的地方。

            不得不说,内城与外城那简?#26412;?#26159;天壤之别。

            在外城,靠近城墙的地方那?#30475;?#23601;是农田外加茅草屋,破败地仍然很难想象这是在一座城池之内,而非是山?#36947;?#30340;某个乡村。

            但是随着逐渐向城?#34892;目?#25314;。光是从道路就能清楚地看到显着的改变。

            起初是烂泥土?#32602;?#38543;后是碎石子铺成的道?#32602;?#20877;然后是黄土垫实的道理,待等到进入内城。那竟?#30343;?#38738;砖铺砌的道?#32602;?#32437;观魏国大小县城,有几个县城奢侈到青砖铺砌?

            更遑论这还是在楚国,在楚国百姓普遍用泥砖泥瓦造屋的楚国。

            再往内,那一幢雕梁画栋的殿阁式房屋更是让赵弘润叹为观止。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楚国?#30343;?#27809;有宏伟的殿阁房屋,而是这些奢华的殿阁普遍只出现在大氏族的城池内。

            “本王信了。……跟这里想比,羊舌氏真不算什么。”

            震撼地望着眼前那奢华的庄院,赵弘润喃喃自语地说道。

            那哪里是什么庄院,简?#26412;?#26159;一片宫殿群落,而且一幢幢雕梁画栋的殿阁规模都非常宏大,简直不亚于大魏宫廷内的宫殿。

            而在那些殿阁与殿阁之间,楼台、水榭、花园、假山,一应俱全,要?#30343;?#28165;楚明知这?#30343;?#38398;氏一族的居地。而闾氏一族并非楚国王公,赵弘润还真不由地怀疑,他是?#30343;?#26469;到了楚国的王宫。

            “殿下。”晏墨好似瞧见了什么,出言提醒赵弘润。

            赵弘润抬头一瞧,只见在远处最大的一座宫殿式的大屋前,在那片青砖铺地、如今?#30452;?#22823;雪所遮盖的空地上,齐齐地跪着一排又一排的人,?#20248;裕?#24179;阳军与浚水军手持武器监视着他们。

            赵弘润走近后拿眼打量了一阵,他?#27490;?#22312;?#28216;?#21069;排的。皆是衣冠鲜华的男女,相信这些人必定是闾氏的族人,而在这些闾氏族人身后,则跪?#21028;?#35768;多多身穿着同一式样?#36335;?#30340;男丁。与一些同样相同服饰的年轻女子。

            很显然,这些人必定是闾氏的家奴与侍女之类的。

            好?#19968;鎩?#36825;得有多少人?

            赵弘润暗?#23265;?#33292;。

            因为光是闾氏一族的族人,在这里的粗略估计就有两三百人,而闾氏一族的家奴、侍女,更是顷刻间难以辨清?#38750;?#30340;人数。

            赵弘润粗略估计,跪在这里的人差不多得有三千人左右。何其恐怖的一个数字,半个营部。

            要知道赵弘润麾下?#30446;?#27700;营,一营才?#36824;?#20116;千人罢了。

            “老朽是闾氏的族长,闾?#25314;导?#32899;王。”

            当赵弘润走近后,跪在?#28216;?#26368;前头的一个老头立即叩地向赵弘润行礼。

            随即,那个老头旁,还有一干颇?#34892;?#24180;纪的老?#32602;?#20134;纷纷向赵弘润行礼,这些?#35828;?#36523;份,似乎是闾氏一族的家?#24076;?#21363;长老之类的。

            “起来吧。”赵弘润抬手做了一个起身的手势,让一帮六七十岁的老头跪在自己面前,颤颤巍巍,满?#23576;?#24656;,他还真?#34892;?#20110;心不忍。

            “多谢。”

            那个名叫闾温的老头在其身后几个年轻?#35828;?#25600;扶下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满?#25345;?#30382;的脸上堆砌着?#34892;?#21193;强的笑容,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年轻的魏国王公贵族。

            “肃王殿下,老朽愿意交出一半?#20063;疲?#24076;望贵军可以退出此城。”

            一半?#20063;疲?br />
            赵弘润不置与否地哼了哼,心中有点不大高兴。

            要知道在上一个城池,即在彭氏一族,那些彭氏族人可是非常爽快地提出,愿意用全部?#20063;?#26469;换取全族?#35828;?#27963;命,最后还是赵弘润宽容地还给了他们一成,使得?#21069;?#20154;千恩万谢。

            可是眼下,这支闾氏的族人,却只愿交纳一半?#20063;疲?br />
            是因为这次平阳军没有在这里杀过?#35828;?#30340;关?#24471;矗?br />
            赵弘润心中?#34892;?#19981;痛快。

            毕竟这一路上,他所遇到的楚国氏族?#20004;?#20026;止都很识相,尤其是羊舌氏的那家,其族长羊舌焘最后都把他孙女,一个叫做羊舌杏的十三岁小萝莉偷?#31561;?#22312;他休息的被窝里,还非常“恶?#23613;?#22320;恐吓那小?#23601;罚?#35828;倘若她没伺候好他赵弘润,整个羊舌氏十几口人都会因此而丧生。

            好在那?#23601;?#24456;是单纯,不清楚什么男女之女,以为两人在榻上睡了一宿,这就算是“睡”过了,否则,那?#23601;?#19968;直哭,赵弘润还真?#30343;?#20040;好办法。

            ?#36824;?#36825;闾氏一族,似乎不大慷慨啊。

            赵弘润似笑非笑地望了一眼提出一半?#20063;频?#38398;温。

            “九成!”

            赵弘润斩钉截铁、不容反驳的语气,让闾氏一族的族人面色大变,尤其其中?#34892;?#24180;轻力壮的族人,更是露出了愤怒的神色。(未完待续。)

            ...

            ...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疆时时开奖周期 北京pk十计划软件分析 365什么叫双式投注 下载决战2019二八杠 飞艇稳赚计划怎么买 南昌沐足店 博众彩票软件 台湾美女架子鼓灌篮 二十一点必胜法原理 吉利平台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