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三十四章:重如山、稳如岳 二
        ?    “举盾!”

            “喝——”

            “推!”

            “喝——”

            “挥刀!”

            “喝——”

            砀山营的前锋魏兵们,在指挥将领的指挥下,整齐而从容不迫地向前推进。,

            这些魏兵的步伐相当稳健,力气也大得惊人,子车鱼不止一次地看到,他麾下的楚兵们,拼力气根本就?#30343;?#23545;方的对手。

            而每次一旦被这些魏兵们用盾?#39057;?#24320;了武器,那么随之而来的,便是那些魏兵们冰凉的刀?#23567;?br />
            这群怪物……难道他们就不知疲倦么?

            子车鱼惊骇地想道。

            他?#28216;?#22914;此畏惧一支军队,哪怕前一阵子面对浚水军的魏兵时亦是如此。

            在他看来,?#31508;?#27994;水军的魏兵之所?#38405;?#22815;击退他们六万楚军,无非就是仗持着那座固若金汤的魏营。

            而如今,在见识到了这支砀山军魏兵那恐怖的杀戮能力后,他这才意识到,魏兵的素质,那绝对要远超他们楚兵。

            他暗自?#27490;荊止?#37027;些魏兵们手中的盾牌为何如此坚固。

            然而在仔细想过他这?#21028;?#24735;到,魏国尽管整体国力不如他们楚国,但是魏国却在军备上投入了大量的钱?#30130;?#19981;像他们楚国的那些王公贵族,宁?#23665;?#37329;银财宝堆满好几个密室,宁可用那些钱财来享受奢华,也不愿意?#25163;?#26970;国的军备。

            在长长叹了口气后,子车鱼不再奢望他麾下的楚兵们能够击碎那些魏兵们手中的盾牌,他只求那些写作砀山营魏军却叫做怪物的?#19968;?#20204;,快些消耗完体力。

            他不相信如此高强度的杀戮,那些魏兵们能够长久地维持。

            然而,前线那名魏将所下令的命令。却让子车鱼近乎?#34892;?#32477;望。

            “前队后撤,后队前进!”

            很罕见的一回,冲杀在最前线的那一排魏兵在逼退了前方的楚兵后,并?#25381;?#22238;刀,而是迅速地后退,而与此同时。第二队的魏兵则非常迅速地代替了他们的位置,并举盾挡住了楚军的反击。

            这支魏兵,就连更换列队都是这般无懈可击!

            “继续杀!”

            随着前线的指挥魏将一声令下,这支魏兵又一次开始向前推进。

            子车鱼?#28216;?#24819;过,天底下有一支步兵,仅仅?#30343;?#21333;纯的步兵,就能将他们楚军?#39057;?#36825;种地步。

            要知道,那可是?#30475;?#30340;步兵啊!

            根本就?#25381;?#24339;弩手的协助攻击,?#30343;?#27493;兵!

            差的太?#35835;恕?#36825;支魏国步兵。比那浚水军还要?#27994;?#24378;得多!

            子车鱼死死捏着拳头,就连指甲已深陷肉中亦不自觉。

            他原以为只要他麾下的楚兵们团结一致,便能击退这支来犯的魏兵,然而事实证明,他猜错了,大错特错。

            别看这支魏国步兵人数仅仅?#25381;?#19977;四千人,可那绝?#30343;?#20182;麾下人数仅有万余?#35828;?#26970;军可以击败的,他麾下的楚兵。甚至连阻挡对方向前推进都办不?#20581;?br />
            要知道,不远处还有对方一支两千余?#35828;?#39569;兵在旁虎视眈眈啊!

            那支两千?#35828;?#39569;兵。从头至尾就?#25381;?#21442;与攻击,?#30343;?#22312;旁袖手耳旁,冷眼旁观他们砀山营三四千步兵兄弟,将他子车鱼麾下万余步兵打地溃不成军。

            守不住了……

            子车鱼恨恨地咬着?#28291;?#22240;为他看到,在被对方屠杀了近半的士卒后。他麾下那些幸存的士卒们难免开始后退。

            起初?#30343;?#19968;两人,随后便是十几数十人,待等有数百名楚兵都开始不自觉地后退时,子车鱼便意识到,他们完了。

            万余的步兵。在正面战场被魏国一支仅仅三四千?#35828;?#27493;兵杀地毫无还手之力。

            这些?#19968;錚?#20026;什么不去宋地战场阻击固陵君熊吾,却偏偏要来到这颍水战场?

            子车鱼?#22266;?#23588;人般地恨想道。

            良久,他长长吐了口气,转头望了一眼远处那两千余在旁虎视眈眈的砀山营骑兵。

            他很清楚,这队骑兵之所以至今为止都?#25381;腥魏?#21160;作,那只不过因为这场战斗根本不需要他们介入罢了,但是,一旦他麾下的楚兵开始向南?#27704;耄?#37027;么,这支两千余砀山营骑兵便立马会化作恐怖的猛兽,视那些?#27704;?#30340;楚兵为猎物,开始尽情的猎杀。

            守,也是死;逃,也是死!

            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

            可能想到这一点的,并不?#25381;?#23376;车鱼,这不,楚军中开?#21152;?#20154;跪地投降。

            然而让所有楚兵都难以置信的是,明明那些楚兵已经放下武器,跪地投降,可对面的那支魏兵,仍旧不放过他们,毫不留情地砍下了他们的头颅。

            “咕?#20581;?br />
            一颗楚兵的首级,滚落在一名亦跪在地上大喊愿降的楚兵的脚下。

            “我……我们投降!”

            那名楚兵以为对方?#25381;?#21548;到,大声喊道。

            然而,对面那名魏兵?#27492;?#20046;充耳不闻,在那名楚兵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一刀将他砍死在地。

            ?#30343;?#22312;砍完后,那名魏兵才面无表情地?#27490;?#20102;一句:“我砀山营,不留俘虏!”

            这并非?#30343;?#20010;例,只见在偌大的战场上,无论投降亦或不投降的楚兵,砀山营的魏兵们都是一视同仁:杀!

            在足足牺牲了数百人后,那些满脑子都开始想着投降的楚兵们,这才逐渐了解一个糟糕的?#36136;擔?#23545;方,不纳战俘!

            楚兵们又怒又惧,恨得几乎想与对方同归于尽,只不过,这支砀山军的魏兵,实在是沉稳,他们机械般地重复地杀戮的过程,从头至尾竟?#25381;?#20986;错的地方,严密地根本不像是活人。

            终于,楚兵们的心崩溃了,开始大批量地向南?#27704;搿?br />
            “愚?#28291; ?#35265;到这一幕,子车鱼气地大骂出声。

            可在骂的时?#39053;?#20182;也明?#20303;?#38754;对这支可怕的魏兵,哪怕是同归于尽,那或许都是奢望。

            果不其然,当发现楚兵们向南?#27704;?#30340;时?#39053;?#37027;支两千余数量的骑兵终于有了行动。

            “啊哈!”

            “驾!驾!”

            两千余骑兵,似乎是以杀人为乐。争先恐后地去猎杀那些楚兵,而?#25381;?#19968;名骑兵下?#30720;?#19979;首级作为战功,仿佛他们?#30343;?#20026;了杀人而杀人,根本不在意什么战功。

            望着那些骑兵猎杀楚兵的情景,子车鱼?#25381;?#24471;想起?#35828;?#21021;他们猎杀那些魏国百姓的时候。

            区别在于,当初他们楚兵所猎杀的,是那些手无寸铁的魏国百姓,而如今那砀山军骑兵所猎杀的,却是一群在正面战场被他们砀山军步兵所击溃的楚兵。

            一报还一报!

            “将、将军……”

            身旁的亲卫。皆一?#23576;?#24656;地望向子车鱼。

            而对此,子车鱼便唯有苦笑而已。

            事已至此,即便是他,也无法力挽狂澜了,毕竟他麾下万余楚兵,已被那些魏兵杀死了一半不说,剩下的一半,也已没了斗?#23613;?#21482;想着?#29992;?br />
            在这种情况下,他子车鱼还有什么法子力挽狂澜?

            “战到最后一刻吧!”

            从腰间拔出了利剑。子车鱼准备用自己的行动来彰显他身为楚军大将的尊严。

            见此,他身旁的亲卫们也纷纷拔出了利剑。

            但遗憾的是,他们的决然并?#25381;懈?#26579;众楚兵的斗志,那众多的楚兵,依然在那些魏兵的逼迫下不得不向后退,一直?#35828;?#20102;蔡河河边。

            再退下去。便?#25381;?#20415;蔡河河水冲到下游的下场,虽然眼下?#27704;?#30340;水势已不再湍急,但是要知道,眼下正值十一月初,若是有楚兵被逼下水。即便?#31508;?#26410;死,待?#20154;?#20204;从水中爬上岸时,寒冷的天气却足以将他们冻?#23567;?br />
            然而,即便清楚明白这一点,依然还是?#34892;?#22810;楚兵不顾一切地跳下蔡河?#29992;?#20223;佛在他们眼中,对面的那支魏兵要远比冰寒刺骨的河水以及深冬的寒风更加恐怖。

            而那些砀山军的魏兵们,也乐得如此。

            于是乎,魏兵们徐徐推进,而楚兵们纷纷后退,几乎每一个呼吸,都有楚兵主动或被动地被逼下河,在河水中翻腾着,被水势缓缓冲向下游。

            唯有子车鱼与他的亲卫们,勇敢地朝着魏兵们展开最后一次反攻。

            “杀——”

            十几个人,勇敢地冲到了最前线。

            可是仅仅?#30343;?#19968;回合,那十几个人,便?#30343;?#19979;了子车鱼独自一人。

            其余十几名亲?#28291;?#20182;们在那些魏兵面前也并?#25381;?#27604;一般楚兵出色,被魏兵用盾?#39057;?#25481;武器,便宣告了他们的死亡。

            唯独子车鱼这位楚军的大将,硬生生挡住?#22235;?#21517;魏兵的奋力推攘,自己丝毫未动,反而?#39057;?#23545;方一个踉跄。

            然而,砀山营的步兵们对付这种逞勇的敌军将领似乎很有经验,见力气比不过对方,那些魏兵们便不再费力推攘,转而由十几名魏兵用盾牌死死地限制了子车鱼的活动空间,?#24618;频?#20182;连转身、连挥剑的空间也?#25381;校?#32780;同时,后排的魏兵们迅速穿插?#20384;矗?#29992;手中的战刀,朝着盾牌与盾牌间的空隙,狠狠刺了过去。

            “噗——”

            数把战刀横贯身躯,相?#25490;?#30529;着眼睛的子车鱼?#20102;?#20063;想象不到,他竟然连一名魏兵都无法杀掉。

            弱……太弱了!

            从头到尾眼瞅着这支过万的楚兵被己方全歼,砀山军大将军司马安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忽然,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转头望了一眼蔡河对岸。

            只见在蔡河对岸,浚水军的军侯段央,以及他麾下五百名浚水军魏兵,正目瞪口呆地望着同属于他们大魏的砀山军,以少打多,轻轻松松就将过万的楚兵全军歼灭。

            哼!是百里手底下的小崽子……

            瞥了一眼蔡河对岸段央等人身上的甲?#37266;剑?#21496;马安轻哼了一声,一拂战袍,拨转了马头。

            “收兵!回砀山!”

            “喝!”

            ps:“wangping999”小朋友,你不爱看本书,不看就是咯,刷屏骂这本书,有必要么?#31354;?#22823;过年的,素质忒低了。

            对于像你这样的喷子,我也懒得骂你,禁言就是了,反正我禁言毫?#30343;?#36719;。

            另外,恭祝诸位读者们新年快乐,看在我过年前一天还在码字的份上,用订阅、月票、推荐压死我吧~(未完待续。)u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腾讯分分彩缩水软件app 快三猜大小单双技巧 上门特殊服务 2017北京pk10官网直播 双色球最准计算方法 太原小姐价格 体育奥菜网 安徽时时快3 下载富宝彩坛网址 哈尔滨小姐上门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