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魏宫廷 > 第五十九章:玉珑公主 二
        ?『注?#22909;皇?#20040;好争的,并?#30343;?#25152;有出现的都是女主,也有可能?#30343;?#25512;动剧情发展的人物。』

            ————————————————————

            『出……宫?#20426;?br />
            望着赵弘润认真的表情,玉珑公主怦然心动。

            想想也是,对于久居于深宫的?#39318;印?#20844;主们来说,有朝一日能瞧一瞧宫外的景象那是极其诱惑力的,更何况今日是端阳佳节,城内的热闹?#26007;瞧?#26085;可比。

            ?#19978;?#21040;一旦事迹败露的后果,玉珑公主脸上不由地露出几分犹豫。

            ?#23637;?#22905;?#30343;?#19968;介公主,在外人看来仿佛地位尊贵,可实际上,公主不过就是高档的联姻物罢了,地位远不如赵弘润这些?#39318;?#20204;。

            更何况,她还并?#30343;?#19968;?#30343;?#23456;的公主,万一事迹败露,那怎么办?

            “我……?#19968;?#26159;回玉琼阁罢……”

            一想到后果,玉珑公主还是退缩了。

            然而,赵弘润抓着她玉腕的手却是丝毫不松:“皇姐,为一件做过的事后悔,与为一件想做却没做过的事而后悔,你觉得哪一桩更加遗憾?#20426;?br />
            ?#21834;?#29577;珑公主微微?#34892;?#21160;容,但从表情看仍在挣扎。

            见此,赵弘润只好在旁劝说,因为他觉得,这位皇姐久居于深宫显?#30343;?#30495;的闷坏了,长期下去非得忧郁症不可。

            在赵弘润的淳淳引诱下,玉珑公主最终按捺不住对宫外世界的向往,终于轻轻点?#35828;?#22836;。

            见此,赵弘润将这位皇姐?#21364;?#22238;了自己的文昭阁,毕竟玉珑公主?#19997;?#36523;上的衣裳,可出不了皇宫的门。

            为了掩人耳目,赵弘润吩咐宗卫们代为掩护,以各种借口拉走了文昭阁殿外的值守郎卫,也暂时遣退?#35828;?#20869;的小太监。

            “换这身吧。”

            赵弘润拉着玉珑公主走入了文昭阁,从内殿寝居的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让后者换上。

            望着手?#24515;?#30007;式的锦服,玉珑公主一张俏脸微微?#34892;?#21457;红。

            在她看来,尽管这些衣服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的,可是要贴身穿在身上,这仍旧是一件非常羞?#35828;?#20107;。

            好在赵弘润适时地注意到了这位皇姐羞涩的表情,强忍着咽唾沫的不雅举动,解释道:“皇姐?#21028;模?#36825;些衣物虽?#30343;?#25105;的,但是还未穿过,皇姐不必在意。”

            “我……?#20063;皇?#23244;弃……”

            “我明白,快去换吧。”

            “嗯。”玉珑公主红着脸捧着赵弘润的新衣,噔噔噔跑到寝居的屏风后,忍?#21028;?#28073;在?#30343;?#20110;她的寝居更换衣物。

            听着轻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赵弘润的心中简?#26412;?#36319;猫爪?#26377;?#33324;的难受。

            他的眼睛,?#30343;?#25511;?#39057;?#20599;偷朝屏风撇了一眼。

            可没想到的是,屏风后的灯烛,竟将玉珑公主更换衣物时的影子照印在了屏风上。

            望着那窈窕婀娜的影子一件件退下身上的衣衫,继而缓缓抬起修长的?#21364;?#19978;衣裤,赵弘润可耻地发现自己竟有了生理?#20174;Α?br />
            他连忙转回头,口?#24515;?#24565;有词。

            “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那是亲姐……”

            也不知足足念了多少遍,他心中的莫名骚动这才逐渐平息下来。

            而这时,玉珑公主也已经换好了衣物,红着脸扭扭捏捏地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好了么?#20426;?br />
            “嗯……”

            听到回应声,赵弘润回头瞧了一眼,不由地眼睛一亮。

            ?#28909;?#35828;玉珑公主方才所穿的那一身衣裳显得她格外地清纯典雅,那么如今她换上了赵弘润的衣装,便活脱脱是一位俊秀的公子哥,?#30343;敲加?#38388;仍不免带着几分阴柔之美,言行举止也偏向女儿姿态。

            “怎么样?#20426;?#29577;珑公主在赵弘润面?#30333;?#20102;一圈,带着几分兴奋、几分羞涩问道。

            『唔,挺娘炮的……』

            “还?#23567;!?#36213;弘润冲她竖起大拇指,同时也不忘提醒她:“皇姐,?#27425;摇!?br />
            玉珑公主疑惑地望向赵弘润,却见赵弘润收起脸上的笑容,双手一振衣袖,负于背后,龙行虎步般在她面前走了几步。

            旋即,赵弘润右手捏?#21028;?#35768;衣袖悬在身前,左手单手负?#24120;?#20570;了几个拿眼望向?#38393;?#30340;动作。

            玉珑公主也是聪慧之人,立即意识到这位皇弟是在教她男儿应有的举止与气势,也像模像样地学了一次,只?#19978;?#20165;?#34892;?#20284;而无半点神似,?#34892;?#20154;一看仍然晓得是女扮男装。

            “不?#26032;穡俊?br />
            见赵弘润皱眉摇头,玉珑公主?#34892;?#22833;望,毕竟她自以为学地挺好。

            赵弘润又教了几回,见她仍然无法脱去女儿姿态,索性也就不再强求了。

            ?#25353;?#20250;出宫门的时候,皇姐尽量别露出马脚。”

            “嗯嗯。”

            嘱咐完后,赵弘润便唤来了自己的宗卫,只见他十名宗卫也早已换上了寻常百姓的服饰。

            因为有着罗嵘这前车之鉴,这次沈彧等十名宗卫并没有打扮成一般百姓,而是打扮成富家公子哥的跟班,一个个皆是身穿着镶银线的锦服,威武不凡。

            因为离宫时需要让玉珑公主假扮赵弘润的?#24187;?#23447;卫,因此,十名宗卫猜拳决定留在文昭阁的人。

            ?#32456;?#20154;如其名,不幸中招,这不禁让他暗恨自己的名字。

            此时文昭阁外的郎卫们已被暂时支开了,因此赵弘润倒也不担心什么,拉着玉珑公主便走出?#35828;?#22806;,径直朝着宫门而去。

            此时,宫?#26049;?#24050;紧闭,见赵弘润一行人浩?#39057;?#33633;地走来,守宫门的禁卫军统领立即领着几名禁卫迎了?#20384;礎?br />
            那位禁卫统领本欲呵斥,可?#23545;?#19968;瞧是八?#39318;?#36213;弘润,他立马将呵斥的话给咽回了肚子。

            谁不晓得,这位八?#39318;?#38750;但是不好惹的狠角色,更受到天子的宠信。

            “靳炬叩见?#35828;?#19979;。”

            禁卫统领双手抱拳、单膝叩地,行了一个武官之礼。

            “靳统领请起。”赵弘润抬手请道。

            禁卫统领靳炬这才起身,粗粗扫了一眼赵弘润与他身后的熟悉的宗卫们的面孔,也没细看,低声问道:“殿下要出宫?#20426;?br />
            他是清楚赵弘润手中有自由出入皇宫的令?#39057;摹?br />
            “对,麻烦靳统领帮我开一下宫门。”

            靳炬闻言犹豫了一下,满脸为难地说道:“可是此时已闭宫锁门了呀……”

            “凡事都有例外嘛。”赵弘润主动?#31185;?#38771;炬的脖子,低声说道:“今日可是端阳佳节啊,城?#24515;?#20040;热闹,我怎好不去凑凑热闹呢?#20426;?#30456;信今日就算是父皇,?#19981;?#30529;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靳炬想了想,觉得赵弘润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不过殿下,即便如此,恕卑?#25353;?#20250;还是得上报此事。……恕罪。”

            ?#32610;?#26159;靳统领的职责所在,我?#31381;?#35265;怪?#20426;?#21525;牧。”赵弘润示意了一眼宗卫吕牧。

            吕牧会意,走上前来跟靳炬套着近乎,私底下不动声色地塞给靳炬几个锭银:“小小意?#36857;?#32473;?#20540;?#20204;换防后添壶酒。”

            “多谢多谢。”别?#35828;那?#38771;炬可不敢收,但?#39318;?#30340;打赏,这就?#30343;裁次?#39064;了。

            更何况是八?#39318;?#36213;弘润以及其宗卫这样经常出入皇宫的熟面?#20303;?br />
            “开门。”靳炬吩咐左右的禁卫道。

            “轰隆隆——”

            宫门稍稍打开一线,已足够赵弘润等人依次走出宫门。

            见此,靳炬立?#20174;?#21629;人关上了宫门。

            见自家统领似乎并不打算马上将此事上报,?#24187;?#31105;卫忍不住问道:“统领,?#35828;?#19979;离宫的事,不立即上报么?#20426;?br />
            “?#31508;?#20040;?#20426;?#38771;炬瞪了那名禁卫一眼。

            所谓的人情,就是体现在这里的,哪怕靳炬明晓得八?#39318;?#36213;弘润入夜离宫一事必须上报,也要稍稍?#20185;?#19968;会,这样一来,就算天子不?#24066;?#36213;弘润出宫,遣人将他追回来,赵弘润?#20040;?#20063;能在宫外玩上片刻,不至于很扫?#35828;?#39532;上?#21796;?#22238;来。

            不过事实证明,靳炬的顾虑没有必要,因为哪怕他在半个时辰后才将此事上报,天子?#19981;肴幻?#26377;要将赵弘润追回来的意思。

            正如赵弘润所说的,今日是端阳佳节,凡事都有例外,就连天子都晓得自己这个儿子是铁定不可能留在宫内的。

            ?#30343;强?#20102;六?#39318;?#36213;弘昭,可叹他还在雅风阁眼巴巴地等着赵弘润去参加他的诗会,哪晓得赵弘润为了偷?#21040;?#20854;皇姐玉珑公主带出宫,让她好好玩上一玩,早就将这位六?#24066;指?#25243;之脑后了。

            一方是玩得好的六?#24066;鄭?#19968;方是跟初恋一般的存在,二者简直没有丝毫可比性。

            『啊……但愿明日六?#24066;?#19981;会找上门来兴师?#39318;錚?#27605;竟六?#24066;?#26377;时候可是蛮腹黑的……』

            站在热热闹闹的朝阳街十字街口,赵弘润无声地暗自苦笑着。

            而在他的身旁,女扮男装的玉珑公主在赵弘润那九名宗卫的保护下,满?#23576;?#22855;地望着沿街小摊上那些?#39751;?#21508;样的小玩物,或是陶醉地闻着那从糕点铺中传出来的喷香味道,亦或是单纯新奇地感受处在人来人往密集街头的新鲜感,如玉脂般精致的脸庞上洋溢着发?#38405;?#24515;的甜美笑容。

            “走吧,痛痛快快地玩上一玩……”

            赵弘润朝着玉珑公主伸出了右手。

            “嗯。”

            一只白嫩的手,搭上了赵弘润的?#32456;啤?br />
            望着她脸上的笑容,赵弘润心中没来由地涌出一股莫名的充实?#23567;?br />
            『罢了!就算明日六?#24066;终?#19978;门来兴师?#39318;鎩?#20063;值了!』

            ;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拉萨酒店小姐服务 武汉按摩那里有 杭州小姐哪里有 皇家国际百人炸金花 梦幻国际棋牌看牌抢庄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爱配资官网 7070彩票官网下载 清纯美女被挠脚心惩罚 重庆时时开奖最快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