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新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35章 段天涯
            段天涯脚踩木屐,穿着一身宽大的武士袍,腰间悬佩着烙有伊贺流标志的忍刀。

            来到东瀛学艺三年,他无论说话口音?#32422;?#20030;止神态,都几乎与寻常东瀛武士没有差别。

            段天涯有一个不堪回首的悲惨童年,直到七岁时被中原武林第一人铁胆神侯发现,进而收为义子,悉心栽培,教导武学。

            因沿海倭寇为患日巨,铁胆神侯便在段天涯十六岁时,将他送到东瀛学艺,希望能够知己知彼,对东瀛武学做到了如指掌。

            到了东瀛,段天涯先拜伊贺流派主为师,学习伊贺忍术,?#24535;?#20234;贺流派主介绍,赴江户再拜东瀛三大上忍之首的佐藤吉之助。

            今日却是奉佐藤吉之助之命,前来拜会江户武术名门,新阴流的大宗师柳生但马守。

            到了柳生新阴派道场,段天涯取出一张拜帖,交给守门弟子:“在下泷泽一郎,奉佐藤前辈之命,前来拜访柳生先生,?#22478;?#36890;报。”

            为了在东瀛之地行走方便,少生事端,伊贺流派主为段天涯取了个“泷泽一郎”的东瀛名字。

            那守门弟子瞧见段天涯刀鞘上的伊贺流标志,眼中涌现出敌意,但接着又看到了拜帖上佐藤吉之助的徽章,冷哼一声,道声:“等着。”便进去通禀了!

            没过多久,段天涯得到了进入许可,在道场中见到了渊渟岳峙,一派宗师气度的柳生但马守。

            伊贺流和柳生新阴派明里暗地多有敌对,原本段天涯作为中原人,并不十分清楚这点,但他到了江户,跟着上忍佐藤吉之助修行已经有段时间了,倒是慢慢了解了些根脚。

            基本上伊贺流和新阴派都是为幕府服务,但?#19978;?#21364;不同,冲?#22238;?#26432;的爆发无不是为了权利名声。

            段天涯明显感觉到道场内,新阴派弟子对他那不加掩饰的敌视,反是柳生但马守表现得十分?#25512;?#35835;罢帖子后,笑道:“佐藤兄为人?#20384;鰨?#35201;求极高,他很少夸奖某个人,但在这封信里却?#38405;?#22810;番赞誉,泷泽君,看来你的确很得佐藤兄的心意!”

            段天涯低头道:“是佐藤前辈提携晚辈罢了!”

            柳生但马守摆了摆手,淡笑道:“佐藤兄?#27704;?#19981;会无的放矢,他既?#35805;?#22870;你的剑道天?#24120;?#37027;你必有过人之处。”

            “佐藤兄在信里请我指点你的剑术,这样吧,你可愿与?#33402;?#20123;弟子较量一番,让我先见识一下你的造诣进境如何。”

            段天涯躬身道:“前辈指教,晚辈敢不从命。”

            说着他走到了道场?#34892;模?#25552;剑在手,环顾全场,神情却是波澜不惊:“请赐教。”

            “我来!”

            ?#24187;?#26032;阴派弟?#27704;?#21917;一声,似是早就想教训段天涯一番,脸上按捺不住的露出亢奋炙热,凌空跃到场?#23567;?br />
            呛啷!呛啷!

            各施一礼后,双剑交击,那新阴派弟子嘿然有声,挥剑冲?#20445;?#26174;露出彪悍的气势。

            段天涯却是从容不迫,于险象环生的剑光内潇洒自若,挪转腾移,忽而一剑刺出,迫向那新阴派弟子面门,?#39057;?#21518;者不得不回剑防守。

            此刻立即就?#35835;似?#32509;,段天涯剑势一变,剑锋在前者手腕上轻轻一点,划开一道伤痕,那新阴派弟?#28216;?#25345;不住长剑,蓦地坠地!

            而双方交手还不到十合。

            场中新阴派弟子皆是脸色阴沉,柳生但马守瞥了那落败的弟子一眼,摇头道:“心浮气躁,剑未出就已落了下乘,岂能不败?你明天不用来了!”

            那落败弟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面如死灰,却是不?#33402;?#36777;一句。

            接下来新阴派弟子都是凛然,将段天涯?#28216;?#21170;?#26657;?#19981;敢有?#20130;?#24608;慢,奈何仍是技不如人,三战三败。

            柳生但马守虽然依旧是含笑看着,似是毫不在意,眼睛却是微微眯了起来。

            这时候,有清风徐徐吹拂而过,樱花萦绕下,一白衣少女缓步而来,众新阴派弟子都露出崇敬之色,拜道:“雪姬小姐!”

            段天涯怔神回首,朝着那道雪白?#25381;?#30631;去,顿时心口仿佛中了一箭,怦然直跳,难以喘过气来。

            一种他一十九年来?#28216;雌烦?#36807;的酸涩、甜蜜感觉涌入心头,眼睛无法挪开,怔然呆立着。

            柳生但马守面上也露出笑容,说道:“这是小女雪姬,雪姬,泷泽君乃伊贺派和佐藤吉之助先生高?#21073;?#21073;术卓绝,你就请他指教一二吧!”

            后来的段天涯回归中土,曾与知己好友上官海棠追忆时说道:“她是柳生雪姬,柳生但马守的长女,我?#27704;?#27809;有见过像她那样特别的女子,在此之前,我从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可那次一见面,我的?#26408;?#24050;经被她俘虏了!”

            上官海棠道:“那次你们比剑的结果如何?谁赢了?”

            段天涯沉默许久,方轻叹道:“是我输了!那场比试我攻出了十?#26657;?#21313;招后,柳生雪姬还了一剑。”

            “只是一剑,你就败了?”上官海棠难以置信,惊声道:“就算是义父出手,?#23769;?#20063;无法一剑将你击败。”

            “是我?#32422;喝?#36755;的,因为那一剑一出,我就知道?#32422;?#24517;败无疑,事实上就算是现在,我依旧看不懂那一剑,再次遇见怕是依然无法破解。”

            段天涯继续说着:“义父的武功固然无敌于天下,无人能及。但只论剑术而言,伊贺流师父,柳生但马守和眠狂四郎都不会弱于义父,甚而犹有过之。”

            “伊贺师父的剑术诡绝,化用忍术于剑道之?#26657;?#21315;变万化,柳生但马守的剑术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融杀气于无形无影,可谓无坚不摧!而眠狂四郎乃是东瀛第一剑术名家,幻剑之变,包罗万象,更是不可思议。”

            “可他们的剑术虽然强绝,终究有点滴形迹外泄,我也不是全?#24187;?#26377;应对之策。但柳生雪姬的剑法非独不属于东瀛,也不属于中原任何一家之剑法,那……那简直不是人间该有的剑法!”

            上官海?#26408;?#39559;无语,段天涯又道:“后来我才知道柳生雪姬虽是柳生但马守的女儿,却没学过一天新阴派的剑术,她的剑术实是神授天赐,自然造就,是以无懈可击,匪?#20035;?#24605;,超脱鬼神之机。”

            “?#20197;?#26412;的计划是要在柳生道场修行一个月以上,但七天之后,柳生一族发生了一件大事,让我不得不提前离开。”

            段天涯回忆道。

            上官海棠追问道:“什么大事?”

            段天涯脸上露出骇异之色,叹息道:“这件事与柳生但马守的小女儿,柳生飘絮有关。比起她的姐姐,柳生飘絮还要可怕得多,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亲耳听闻,你永远也无法想象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竟然会如此……如?#35828;?#35753;人惊惶畏惧!”

            ……

            一晃眼就过了七日。

            ?#38405;?#22825;败在了柳生雪姬手上后,段天涯就留在柳生道场修行,偶尔也得到了柳生但马守的指点,只是让他遗憾的是,这七天他再没有见到柳生雪姬。

            这日,在柳生十兵卫陪同保驾下,一位来?#38405;?#24220;的大人物抵达了柳生?#25671;?/div>
        88233周敏敏六肖中特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span id="nk7el"></span>

            <code id="nk7el"><menuitem id="nk7el"></menuitem></code>
              1. <output id="nk7el"><ruby id="nk7el"></ruby></output>
                <label id="nk7el"></label>
                飞龙在天援彩金 埃森到杜塞尔多夫机场 蒙彼利埃vs圣埃蒂安 广西快3走势图彩经网 江苏体彩大乐透 分分彩走势图app qq飞车手游新车时间表 pt电子老虎机疯狂麻将 c罗马德里竞技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号码